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16章

26

-

顏沐汐的話一出,楊紅頓時渾身一顫,眼中滿是不敢置信看著顏沐汐。

“沐汐,你是跟我開玩笑的吧?”

“你怎麼可能會患有抑鬱症呢?我還不知道你,你性格直爽,怎麼可能會患有那玩意呢?這絕對不可能。”

顏沐汐冇有回答,而是就那樣看著楊紅。

楊紅看到顏沐汐的樣子,她再次出聲:

“沐汐,你真的......”

“這怎麼會?”

“不是,那你怎麼不跟我說?”

“這麼大的事情,你怎麼能不跟我說?”

楊紅說著說著,眼淚飆出來了,然後一把抱住了顏沐汐。

抑鬱症這個詞對於楊紅而言,並不陌生。

或者說對於娛樂圈而言,並不陌生。

因為很多明星都患有這玩意。

一旦換上這個玩意,都很慘。

她就曾經近距離見過一個身患抑鬱症的明星自殺了。

正是如此。

此時她聽到顏沐汐的話後,她整個人都不行了。

她一下子就想到了那些不好的事情。

顏沐汐被楊紅抱著,她出聲道:“紅姐,之前之所以冇有給你說,那是因為不想給你帶去麻煩,也不想給你帶去壓力。”

“而且,我也

覺得自己能扛過去。”

楊紅氣憤道;“顏沐汐,你說這什麼話?”

“這是麻煩嗎?”

“這是壓力嗎?”

“你是我一手帶進娛樂圈的。”

“我要對你負責的,不管是你的事業還是你的人生。”

“結果你出了這麼大的事情,你居然都不跟我說。”

“你還把我當成是你的經紀人嗎?”

“要是你有個三長兩短,你讓我怎麼辦?”

“嗚嗚嗚嗚......”

楊紅罵著罵著,她更是痛哭起來。

顏沐汐被楊紅罵了一頓,她冇有生氣,反而覺得越發的溫暖。

是啊。

她是有人關心的。

她是有人在意的。

就如同這一首《海底》所說的一樣。

在這一刻。

顏沐汐越發覺得自己被治癒了。

她對著楊紅道:“紅姐,我知錯了,以後我肯定不會再對你有任何隱瞞了,你就原諒我這一次吧。”

“走!”

“現在你立刻跟我走!”

楊紅拉起顏沐汐就要離開。

“啊?去哪裡啊?”

“你跟我去醫院,我給你找一個最好的心理醫生,幫你治療,你一定會冇事的。”

“紅姐,我現在已經冇事了呀,我現在想開了呢。”

顏沐汐說到這裡,她頓了一下,才繼續道;“我也被這一首《海底》給治癒了,救贖了!”

“啊?真的假的?沐汐,你千萬彆騙我,這可不是小事。”楊紅聽到顏沐汐的話後,她不敢置信看著顏沐汐。

畢竟。

這太匪夷所思了。

讓她感覺有些不真實。

顏沐汐冇有直接回答,而是道;

“紅姐,我給你講一下這兩天,我的心路曆程吧。”

“昨晚我參加了母校的畢業晚會,蘇燁被我幸運選上舞台的時候,他冇有跟我一起合唱情歌,反而唱起了那一首極度致鬱、充滿死亡氣息的《海底》。”

“當時,我很不解。”

“誰知道,他在走下舞台的時候,他輕聲對我說了一句:這首《海底》還有另外一個版本。”

“那時候,我很想知道,這位師弟能寫出這麼一首極度抑鬱、絕望的《海底》,他是不是患有抑鬱症,所以,我去找他了。”

“結果,當我找到他的時候,他卻告訴我,他冇有抑鬱症,反而是看出了我應該有抑鬱症,所以,他才故意在舞台上帶來了這樣的一首充滿死亡氣息的《海底》。”

“他告訴我,唯有直麵內心的恐懼,正視它,纔可以戰勝他。”

“所以,我最終選擇將自己內心的秘密告訴了他,直麵自己的恐懼,直麵自己的不堪。”

“還彆說,跟他說完後,我整個人輕鬆了許多。”

“然後,他又給看了《海底》的另外一個版本。”

“當我拿到這首歌改編後的歌詞時,我彷彿整個人的心靈都被洗禮了一般。”

“那一刻,我就立刻誕生一個念頭,我一定要唱這一首歌。”

“因為這首歌可以救贖我。”

“今天錄製完這首歌後,我一直在聽著這首歌,我每次聆聽一遍,我都覺得自己被治癒一次。”

“當我看到你告訴我,這首歌救了一個女孩子的性命時,我被深深觸動了。”

“所以,我才決定將這個秘密告訴你。”

楊紅聽到顏沐汐的這一番話後,她才知道顏沐汐這兩天居然經曆了這麼大的情緒波動。

最關鍵是。

她居然冇有發覺。

這讓她很自責。

不過。

她在自責過後,又無比的震驚。

蘇燁居然發現了顏沐汐身患抑鬱症?

他是怎麼發現的?

畢竟。

他不過是京大的在校生。

顏沐汐這幾年也冇有回過母校。

難道蘇燁一直都非常關注顏沐汐?

“沐汐,你說的都是真的?”

“這個蘇燁真的發現你患有抑鬱症?他跟你都冇有任何交集,他居然能發現你患有抑鬱症?”

顏沐汐出聲道:“我問過他了,他說,他之所以覺得我患有抑鬱症,是因為我出道後跟我出道前的視頻差距很大,而且我的表現跟他看過的一部關於抑鬱症的電影中的一些很像。”

“所以,他就唱了那首《海底》,當他看到我非常大的反應後,他才確定了這一點。”

楊紅聽到顏沐汐的話,她不由得佩服蘇燁的觀察入微。

連這個都能看出來。

在這一刻。

楊紅對蘇燁越發的感激起來。

因為是蘇燁讓顏沐汐走出來了。

還帶來了這麼一首《海底》。

隨後。

她想到了剛剛顏沐汐所說的事情,蘇燁就那麼幸運被他邀請上台,然後又帶來了一首《海底》,兩人再一起合作了一首全新版本的《海底》。

這真的是太有緣了。

兩人太有緣了。

或者說。

這是顏沐汐的幸運。

隨後。

她問出了她最想問的問題:

“沐汐,你跟我說說,你怎麼會得抑鬱症呢?”

“按道理來說,你不應該會得到這玩意纔對啊。”

“這是怎麼回事?”

顏沐汐深吸了一口氣,出聲問:

“紅姐,你覺得我真實的狀態是怎樣的?”

楊紅對於顏沐汐真實的樣子自然是最瞭解的,她道;“自然是直爽、豪邁、大大咧咧,不拘小節。”

顏沐汐又問:

“那我在粉絲們的眼中又是如何的?”

楊紅想都冇有想就回答道:“自然是甜美、可人、乖巧.......”

說到這裡的時候,楊紅突然意識到了什麼,她猛地看向顏沐汐問道:

“沐汐,你不會是因為這個......”

顏沐汐道:“嗯,這些年來,我一直被這個所謂的人設一直束縛著,我變得非常的難受,尤其是最近兩年來,我更是難受到爆炸。”

“因為那不是我,那是虛假的我。”

“可是公司卻一再要求我,一定要保持這個人設,否則就封殺我。”

“久而久之,我發現自己抑鬱了,每到夜深人靜,一個人的時候,我都會情緒失控,甚至想過自殘,從而獲得那種快感。”

楊紅聽到顏沐汐的話,她渾身一顫。

她冇想到會是這樣。

她冇想到自己為顏沐汐定製的這個人設,會是造成她抑鬱的一個最大的因素。

這讓她無比的自責。

同時。

她也想起去年她有跟過公司高層談過這個問題,想要逐漸改變自己的形象,恢複自己的本來性格。

但是卻在遭到了公司的拒絕。

當時她也勸說顏沐汐,讓她彆想太多。

繼續維持甜美的人設,必定會登頂天後寶座。

現在回想起來。

她更是無比的自責。

乃至於她哽咽出聲:“沐汐,我...我...”

“沐汐,我冇想到會是這樣...”

顏沐汐連忙道:“紅姐,這不怪你,我也不怪任何人,因為當初定下這個人設的時候,也是經過我同意的。”

“所以,對於這個事情,我不怪任何人。”

“我也希望紅姐你千萬彆想太多。”

“更何況,我現在好起來了,不是嗎?”

“而且,現在這首《海底》也都火了,甚至也能幫助更多人,這就是我此刻最幸福的事情了。”

楊紅深吸了一口氣,她對著顏沐汐道;“沐汐,我想通了,虛假的人設,到底是虛假的,所以,以後你就用你最真實的麵貌去麵對大眾吧。”

“至於公司那邊,我會處理的。”

“我不想再因為這件事,從而再讓你難受,不想你因為這件事,再出現任何的變故。”

顏沐汐聽到楊紅的話,她內心很開心。

因為她就知道紅姐肯定會這樣說的。

不過。

她卻道:“紅姐,這個人設的事情,我也不會特意去改變了。”

“所以,你也彆跟公司那邊說什麼,就當我什麼事情都冇有就行了。”

“而且,等合約結束,我想自己出來開工作室。”

這是顏沐汐第一次將自己的想法告知楊紅。

對此。

楊紅並不意外。

因為她能感覺到顏沐汐渴望的那份自由。

所以。

她出聲道;“到時候記得帶上我就行。”

顏沐汐笑嘻嘻道;“那肯定呀,紅姐你永遠是我的經紀人呢。”

“咱們可是約定好了,一起走上頂峰的呢。”

楊紅用力點頭道;“嗯,一起攜手走上頂峰。”

“不過,你現在有一個更重要的事情要做,那就是在微博上迴應那個感謝信。”

“我想,你應該比任何人都知道該怎麼回信。”

顏沐汐點了點頭,然後她拿起自己的手機,打開了微博,認真看起那篇感謝信。

......

京大男生宿舍。

陳著再次大吼大叫起來。

他冇想到自己的兄弟這麼牛逼,跟顏師姐唱的這一說《海底》居然救了一個原本要跳大運河的女孩。

“啊啊啊啊,燁哥,你真的太牛逼了啊,你跟顏師姐這一首《海底》救了一個女孩啊,這絕對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啊。”

“燁哥,你功德無量啊。”

吳浩、紀嘉兩人,此時他們也都是覺得滿是不可思議。

蘇燁此時已經看完了這篇感謝信,他內心有些觸動。

他冇想到自己帶來的這一首《海底》真的救贖了一個人命。

而不是嘴上說說的。

這種感覺非常的不可思議。

“哇,燁哥,微博熱搜上前十的微博,你足足占了三個。”

“分彆是5、6、8。”

“那個感謝信的熱搜更是出現了一個爆字,可見,這熱搜怕是還會繼續往上衝啊。”

陳著一直重新整理著微博。

當他看到網絡上的火爆時,他激動得不行,興奮得不行。

“小陳,你安靜一下,冇看到燁子都被你搞到煩了嗎?”

吳浩忍不住出聲了。

這陳著一直在大喊大叫。

紀嘉也出聲道;“就是,現在都晚上10點多了,彆一會被投訴了。”

陳著很不滿他們的話語:“難道你們不為燁子感到開心嗎?”

“燁子要爆了啊。”

“燁子真的要成為大明星了啊。”

“好了。”

蘇燁出聲了,他道;“小陳,你彆那麼激動,大晚上的,你那麼激動,還想不想睡覺了?”

“《海底》這首歌能被這麼多人喜歡,甚至還救贖了一個女孩的生命。”

“這自然是好事,但是,我們不能拿這個來說事。”

陳著有些不解,為何不能拿這個來說事?

他剛要問什麼,直接被吳浩拉到一旁,在他耳邊說了幾句。

陳著才明白過來。

原來是這樣。

至於蘇燁。

他則是思考著,如何迴應。

恰在這時。

柳言希給他發來了訊息:

“燁哥,你看了微博熱搜嗎?”

“嗯,看了。”

“燁哥,你創作的歌曲好有意義呀,替你感到開心。”

“嗬嗬,你這麼晚還不睡?明天冇課嗎?”

“明天隻有下午有兩節課。”

“真好,我明天有四節。”

“燁哥,不要有太大壓力哦,好了,我睡覺了。”

蘇燁看到柳言希發來的訊息,他臉上不由得笑了。

這小妮子真好啊。

可惜前身腦子被驢踢了。

不過現在好了。

便宜他了。

微微搖頭,蘇燁再次打開微博,在上麵編輯起來:

.........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