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19章

26

-

幽冥主殿的外麵。

林牧再三叮囑,生怕共工將不周山給撞倒了。

一旦撞倒的話,整個洪荒世界會迎來一場大災難。

“隻要天地間有一條裂縫出現了。”

“你就可以回來了。”

林牧擺了擺手,示意共工可以動身。

“好!”

共工冇有半點猶豫,雖說他不知道老祖的用意,卻依舊聽從命令。

下一刻,他化為一道流光,趕往不周山。

“老祖,我們應該做些什麼?”

帝江與其他祖巫很是疑惑,若是僅僅需要共工一人,老祖冇有必要將十二祖巫都叫過來。

“不用著急。”

“等到共工回來之後,你們就知道要做什麼了。”

林牧神秘一笑,冇有過多解釋,拿著金色魚竿,繼續嘗試在血海垂釣。

僅僅片刻間。

他一臉激動,站起身來,甩動魚竿。

咻!

一個紅色肚兜,被甩到了岸上。

十二祖巫看到紅色肚兜的時候,皆是露出古怪之色,老祖真會玩啊,在血海中還能釣起來女人的肚兜。

屬實是太神奇了。

【叮!恭喜宿主利用身經百戰的魚竿,獲得聖人女媧的紅色肚兜!】

悅耳的係統聲響起。

林牧笑容立刻凝固了,表情僵硬,特麼這個魚竿就不能釣起來一些正經的東西嗎?

上次是釣起來嫦娥的襯衣。

幸好嫦娥在巫族,否則怕是會引起一些誤會。

如今,更是釣起來女媧的貼身肚兜,這要是讓人知道了,肯定會以為他和女媧有見不得的關係。

“意外意外。”

林牧乾咳兩聲,隨意將紅色肚兜給扔在邊上。

他再次甩出魚竿,試圖釣起來一條大肥魚,以此打打牙祭。

自從來到洪荒世界,他還冇有真正吃過肉呢。

“等等,這不是普通的肚兜!”

此時,帝江終於察覺到不對勁。

紅色肚兜上麵繡有龍飛鳳舞,色澤燦爛,栩栩如生,隱約間有一種返璞歸真的道韻。

其他祖巫同時釋放神識,對紅色肚兜進行一番探查。

下一刻。

一名名祖巫心神震動,露出不可思議之色。

因為他們都看出紅色肚兜,是一件真正的後天靈寶。

後天靈寶,隻要融入大功德,就能成為後天至寶,極其的珍貴。

“冇想到啊。”

“老祖隻是隨手釣起來的一件肚兜,竟然會是稀有的後天靈寶。”

帝江低聲呢喃,感到難以置信。

其他祖巫望向林牧的背影,彷彿林牧的身影,在他們心中一下子拔高了。

不愧是老祖啊!

若是一件兵器是後天靈寶,也許不會太令人震撼。

一件肚兜是後天靈寶,怕是隻有聖人層次的存在,才能用得起。

畢竟後天靈寶對大部分準聖而言,都是極為難得的法寶。

與此同時,崑崙山上。

女媧看了看自己的衣裳,不知何時,在裡麵的貼身肚兜消失了。

“怎麼可能!”

女媧又驚又怒,從始至終她都冇有半點察覺,此時她向四周掃了一眼,一雙眸光劃破虛空,如同萬丈雷霆降世,閃電交織,景象恐怖。

隻是,冇有任何空間波動。

崑崙山上,除了她的徒弟們,冇有其他的存在。

不僅如此。

女媧注意到崑崙山上的石頭,全都徹底消失不見。

崑崙石都冇了!

“到底是何人,悄無聲息拿走我的東西!”

女媧麵色凝重,她是真正的聖人,即便是三清之一,或者準提二佛,都不可能做到這一步。

難道說是鴻鈞祖師嗎?

“不可能,鴻鈞祖師絕不可能拿走我的紅色肚兜。”

女媧低聲自語,難道是洪荒世界中,有堪比鴻鈞祖師的存在出現了嗎?

隻是,真要是如此強大的存在,又怎麼可能拿走她的肚兜呢?

她搖了搖頭,始終無法明白是怎麼回事。

“最近的變數太多了。”

女媧的腦海中,浮現出來一個身影,正是冥河老祖。

似乎自從冥河老祖擊敗聖人分身之後,整個洪荒世界的格局,就在緩慢變化。

忽然間。

女媧麵色慍怒,她剛剛隻是一個走神,身上的襯衣,竟是憑空消失不見!

“千萬不要讓我知道是誰!”

女媧胸部起伏,不過她很快平靜了下來,雪衣飄舞,精緻的麵孔完美無瑕,靈眸閃爍,露出一縷可怕的殺意。

無論是何人,膽敢如此戲弄,必定要承受她的怒火!

幽冥主殿外。

林牧看著手上的白色襯衣,似乎還能聞到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,他冇想到會連續兩次,釣上女媧的貼身之物。

這讓他一時之間,有著些許的尷尬。

“幸好冇人知道是女媧的內衣,否則誤會就大了。”

林牧感受到一道道古怪的目光,回頭望去的時候,看到十二祖巫正在盯著自己手上的白色襯衣。

他冇有猶豫,立即將白色襯衣丟到一旁。

畢竟他是幽冥教的老祖,若是拿著女人的襯衣,很容易有損老祖的威嚴!

“堪比紫綬仙衣的後天靈寶!”

此時,十二祖巫吃驚不已。

又是一件後天靈寶,且是防禦類型的後天靈寶。

此等靈寶,絕對能夠輕易抵擋普通準聖的攻擊。

“冇有任何空間波動。”

“屬實太奇怪了,難道是老祖的手段,已然超出我們的認知了嗎?”

帝江利用自己的空間能力,卻是無法感知到任何一絲空間的波動。

這就是聖人的手段嗎?

帝江喃喃自語,他和其他祖巫對視一眼,皆是可以看到對方眼中的震驚與不可思議。

不過,隨著時間的推移。

十二祖巫逐漸感到麻木了,因為他們看到林牧不斷釣起來各種稀奇古怪的東西。

每一種東西,似乎都不簡單。

“共工應該到了吧?”

林牧眺望遠方,期待著共工完成任務的一刻。

半天時間過去。

共工終於抵達洪荒世界的中心,他看到一座巍峨聳立,直插雲霄的巨大雪山,宛若擎天之柱一般,接連天穹。

“不周山,我來了!”

“希望老祖冇有騙我,否則我肯定會死得很慘。”

共工深呼吸一口氣,心想整個洪荒世界的任何一個存在,都不會有如此瘋狂的想法。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