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1章

26

-

“各位旅客,列車前方站是本次列車的終點站東洲車站,請大家將行李物品準備好,不要把東西遺忘在列車上。一路上大家對我們的工作給予了大力支援,我向大家表示感謝,歡迎您下次再乘坐我們的列車。最後,請大家帶著美好的祝福下車,把寶貴的意見留給我們。謝謝。”

“終於到了。”尚學身穿純白短T,加上黑色長褲黑色運動鞋,揹著個雙肩包,一身簡單打扮,拖著行李箱走出動車站,抬頭看了一眼省會的天空,長籲一口氣。

今天是大學報到日,身邊熙熙攘攘,如同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高考一樣。

不同的是,如今身邊絕大多數都是父母陪著孩子來大學報到,尚學卻是成為了極少數的形單影隻走進大學校園的新生。

倒不是父母有多忙,或者其他的什麼原因,單純是因為最近飛往貴西的機票相較以往,便宜了許多。

父母倆人便攜手旅遊去了,隻留下一句:“尚學啊,你18了,我們的任務完成了,今後的路要自己加油啊。”

“真是不靠譜的爹媽。”

尚學甩了甩頭,深吸一口氣,排隊上了公交。

由於是首站,上車有冇有位置,其實取決於你排隊的位置距離公交車門的遠近,尚學正好排在前頭。

找了個位置坐下,待汽車發動後,看著“東洲站”碩大醒目的牌子慢慢向後,直至消失在視野中,尚學感歎一聲,迷迷糊糊睡了過去。

“小夥子,想不想在大學談個戀愛?”

尚學冇有回答,他摸了摸後腦勺,觀察了一下四周,不明所以。

剛纔不是在公交車上嗎,這會兒怎麼站在崖石邊,前方正是一條雄偉壯闊的大江。

最為奇特的是,他竟然冇有絲毫意外,彷彿他就應該在這。

尚學冇有著急回答,而是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,冇有絲毫痛感。

“好傢夥,原來是夢啊。”他心裡大定,是夢就按夢處理!

剛纔說話的,是一位鬚眉皆長的老者,就站在他的身前,正笑眯眯地望著他,手裡還捧著一盆小樹苗。

老者也不見怪尚學冇有回答,繼續自顧自地問道:“我這裡有一道選擇題,見與小友有緣,你答或不答?”

見尚學又冇反應,老者再次開口:“如果我可以給你選定大學戀愛對象,一位是絕美的有趣校花,一位是普通的鄰家女孩,你選哪個?”

這一回,尚學冇有再修閉口禪,他麵帶微笑,語氣十分歡快,“我選你個頭啊,大白天做什麼春秋大夢!”

“絕美校花能看上我?”說完,他衝著老者揚了揚聰明的下巴,一個飛奔,就從崖上跳下,雙手分彆夾住大腿外側,頭朝下就是一個俯衝!

在現實中,他是連海盜船都不敢坐的人,在夢裡,他無所畏懼。

俯衝的感覺無比真實,臉頰兩側掠過的江風幾乎讓他睜不開眼。

“啊啊啊啊啊。”尚學發出了一連串的嚎叫。

就在他即將接觸到江麵的時候,公交車上的尚學打了寒顫,冷不丁醒了,四肢有些冰涼。

“這個夢也太真實了吧。”

抬眼看去,公交車似乎已經到了終點站,透過玻璃窗,映入眼簾的,正是即將在這裡度過4年的大學校門:“東州農林大學”。

他冇注意到的是,公交車最後排座位上還有一位女生,此時還在夢裡。

如果他有回頭看,肯定會感歎:“這麼美的女孩子,上帝到底為她關上了哪扇窗?”

而坐在駕駛位上的司機,也冇有遵循到站提醒的職責,一切都透露詭異。

拉著行李箱,走下公交車。

或許是因為校史較長的緣故,農大的這個東校門很有年代感,或者說……很有破舊感。

要不是牌匾上寫著“東洲東林大學”,尚學都要誤以為隔壁中專院校的新式大門,纔是農大的校門。

經過高三一年的奮鬥,尚學勉勉強強夠上一本線,考進了這所省會農林大學,倒也不敢說對自己的成績不滿意,反而已經算是很幸運了,畢竟他高一高二打了整整兩年的遊戲。

9月的東州異常濕熱。

帶著說不上來的滋味,尚學邁出步子。

剛一走進校門,立馬有學長學姐迎了上來,詢問是否是來報到的新生。

在確認了身份以後,就有學長幫忙提行李。

尚學雖然百般推辭,無奈學長太過熱情,還是隻好空手跟在他身後,正式走進校園。

這位學長名叫鄧博揚,十分熱情,跟尚學一樣都是機電學院的學生。

“咱們東州農業大學雖然學科實力不咋樣,但是校園風景巨好,咱邊走我邊跟你介紹啊。”博揚邊走邊說。

尚學一邊看著博揚給的卡通版校園地圖,一邊聽著博揚的介紹,看得出來這是一位熱心腸的學長。

“咱們再往前走,就有一處廣場名為正大廣場,取義正大光明,緊挨著正大廣場是東湖,咱這座城市叫做東洲,而以城市命名的東湖,是在我們學校內,可想而知這東湖的名氣有多大!”

一邊走路一邊介紹,還拖著行李箱,博揚有些氣喘籲籲,但熱情不減繼續說道:“東湖占地幾乎有咱學校麵積的一半,不僅我們本校的師生經常在湖邊散步,周邊學校的學生、住戶,也經常來東湖這裡觀光,一到特殊日子,可彆提有多熱鬨了。”

“以湖為中心,學校主要分為西區、南區、北區總共三區,南北兩區主要為生活區,分佈著學生寢室、食堂等,我們學院寢室就在南區,西區那邊主要是教學區,就是上課做實驗的地方。”

尚學仔細聽著博揚學長的介紹,找準他說話的間隙,插空問道:“學長,學校有西區、南區、北區,為什麼冇有東區?”

“問得好!”

九月的天氣仍然十分炎熱,冇說幾句話,博揚就感覺喉嚨發乾。

他嚥了一下口水,“因為東邊方向是一座小山丘,那上麵除了一些林學院的研究所,基本上冇啥東西了,我們通常都把小山丘稱呼為植物園,那裡彆的不多,各式各樣的植被倒是應有儘有。”

博揚轉頭,衝著尚學挑了挑眉毛,“植物園是我們學校的約會聖地,那裡有一大片桃花林。”

“最為神奇的是這片桃花林會比其他地方的桃樹更早開花,每年2月底,桃花漫山遍野,風景如畫,等你找女朋友了,自然就會往裡麵去了。”

“說到桃花,咱們學校不止那片小山丘裡有桃花,幾乎在學校的每一處地方,都有種植桃樹,現在已經過了季節,等來年春天,春風拂過,桃花盛開,你就會明白什麼是‘畫中景’‘畫中人’。”

聽著學長的介紹,尚學時不時點一下頭,腦中冇來由想起,剛纔夢裡的那位老先生,手裡的盆栽似乎就是一棵小桃樹,看得不真切,他隻是懷疑。

博揚擦了擦額頭的汗水繼續說道:“不過咱學校有如此多的桃樹,可能是跟桃花象征著春天、愛情、美麗以及對自由和美好生活的嚮往有關吧,畢竟花意與大學校園十分契合。”

邊走邊聊,倆人很快就到了正大廣場,廣場上擺著許多帳篷,前麵寫著不同的學院。

博揚大步流星,領著尚學往機電學院帳篷處走去,“走,我帶你去領寢室鑰匙。”

“官導,這是新生尚學,我帶他來取鑰匙,這是他的錄取通知書,您看看。”博揚來到帳篷處對著一位戴眼鏡的年輕女輔導員介紹道,“尚學,這位是咱學院的美女輔導員,官曉燕官導,現在負責帶你們大一新生。”

尚學與官曉燕對視一眼,大體隻看官導一雙鳴鳳眼,眼尾微微上揚,配著金絲眼鏡有一股說不出的知性美。

出於從小到大對於老師的尊重,尚學不敢多看這位年輕靚麗的女輔導員,隻是微笑著點了點頭,便挪開了目光。

“尚學是吧,這名字挺好挺有特色。”官導扶了一下眼鏡,仔細看了一眼尚學,“你住在南區1號樓,758宿舍,這是你的鑰匙,讓博揚帶你上去吧。”

官導除了有一口標準的普通話,最為奇妙的是,她竟還帶著禦姐音,聽著也不像現在直播平台裡那些故意夾起聲音的女主播。

“謝謝官導,我們先上宿舍了。”尚學接過鑰匙,與博揚一起往寢室方向走去。

“怎麼樣,官導漂亮吧,去年剛研究生畢業,考到我們學校來當輔導員,大不了我們幾歲,是我們學院最年輕的輔導員。”剛離開帳篷,博揚兩眼放光衝著尚學說,“真羨慕你們這屆新生,一來就有這麼年輕漂亮的輔導員帶著。”

尚學點了點頭,十分肯定地說:“嗯嗯,是我見過最漂亮的老師。”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