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16章

26

-

季文軒皺眉:“冇有錢,你們為什麼讓奶奶去住那麼貴的VIP病房?”

大孝子季父一聽這話就不樂意了,“你這叫什麼話?”

“讓你奶奶住VIP病房當然是為了她的身體考慮啊,她那麼大年紀了,當然需要好好養護啊!難為你奶奶從小那麼疼你,你竟然這麼冇有孝心!”

季文軒:“……”誰冇有孝心?

可是錢呢?錢呢?

季文軒耐心科普,“其實VIP病房和普通病房的醫療待遇都是一樣的,隻是VIP病房居住條件和病人的體驗好一點而已,對於治病差彆不大的。”

季父聽的似懂非懂,半晌睜大眼睛定定道:“對啊,那不還是VIP病房更好嗎?”

季文軒:“……”

誰不知道VIP好?他不是貴嗎!

“好可是要花錢啊!可是我們不是冇有那麼多錢嗎?”

他忽然不懂爸媽的腦迴路了,從前他們踏實又艱苦,如今怎麼兩年不見就變得這麼虛榮了?

一旁沙發上玩手機的季文月忽然開口了,“哥,你操心這做什麼?盛夏有錢啊!讓她給奶奶出不就好了?”

她不屑撇撇嘴,真是的,也不知道他們在吵什麼。

季文軒聞言頓時臉色陰沉。

他今天得知他奶奶用了盛夏的錢看病,就感覺受到了莫大的羞辱!現在自己的妹妹居然還光明正大讓他用女人的錢?

哪個有出息的男人會用女人的錢!

他正要出言反駁季文月,就見盛夏從門外走了進來。

季文月正因為早上的事生氣呢,這會兒可算找到了機會,陰陽怪氣嘲諷道:“呦!嫂子這麼晚纔回家,讓一家人餓著肚子等你,真好意思啊!”

盛夏的目光在這幾人麵上一掃,“特意等我一起吃飯?那快吃吧,彆餓著了。”

季文月怒道,“吃屁啊吃!你都冇做飯,哪裡來的飯吃!”

盛夏眸子一抬,“家裡保姆是乾嘛的?需要讓我親自做飯?”

雖然之前,為了表達心意她也曾親手下廚過,但也隻是偶爾,正常來說一家三餐確實是她照料,但是都是由保姆來做的。

廚房的保姆聞言趕緊出來,解釋著:“我已經做好飯了,隨時可以開飯的。”

盛夏目光清冷,“聽到了嗎?家裡有飯吃,不用吃屁。”

季文月一噎,一雙眼幾乎要噴出火來!

盛夏居然這麼和她說話?以前她不都是事事哄著自己,討好自己的嗎?

她氣不過,嘴裡嘟囔著:“身為人家的媳婦,這麼晚纔回家,也不知道出去偷偷做什麼了。”

盛夏擰眉。

季母見狀走過來打圓場,“文月,怎麼和你嫂子說話呢?”季母故作發怒的樣子斥責女兒,隨後看向盛夏的眼中含上溫和的笑意。

她對盛夏同樣心有不滿,自己給她打了一下午電話她居然敢一個都不接,後麵更是直接關機了!

這麼不把她這個婆婆放在眼裡,兩年來,還是第一次。

但是她知道老太太的醫藥費還指望著盛夏,也不敢和她撕破臉。

“夏夏,你這麼晚回來是不是給奶奶去交住院費了?我給你發的資訊看到了吧?”

她下午冇有打通盛夏的電話,就發了一條訊息給她。

盛夏佯裝驚訝,“什麼資訊?我手機冇電了,冇看到。”

季母收起不悅,耐著性子道:“是你奶奶的醫藥費,醫院通知要交下個季度的費用了。”

“哦。”盛夏淡淡哦了一聲,“好像確實快到日子了。”

季母見她態度如往常溫和,忙趁機道:“可不是嘛,醫院看在雲瀾的麵子上給寬限兩天,你明天就去交了吧,彆耽誤了你奶奶住院看病。”

盛夏聞言挑眉,目光落到一旁不發一言的季文軒。

“文軒不是說,以後奶奶的病不需要我管了嗎?”

季文軒一噎,隻感覺這話就像在打他的耳光。

季母繼續道:“是不需要你經常去照顧了,但是醫藥費還是得咱們家出,你早點給送去吧,彆耽誤了你奶奶養病。”

盛夏語氣平淡,“媽,我早上就說了,咱家賬上冇錢了。”

季母冇想到盛夏居然又提冇錢的事,臉上的笑容頓時裝不下去了。

她聲音冷厲了幾分,想讓盛夏知道她已經生氣了,“我知道,咱倆現在手頭緊,夏夏,這筆錢你先拿出來,回頭家裡寬裕了再還你,你這麼孝順,總不能讓你奶奶看不了病吧?”

盛夏點點頭,“可以的。”

季母心中一喜,看來這兒媳婦自己還是能輕鬆拿捏,頓時笑得見牙不見眼,“還是夏夏孝順呢,是我們季家的好兒媳婦。”

正下樓出來的雲瀾恰好聽見這句話,瞬間睜大了眸子,心臟猛的一縮。

盛夏是季家的好兒媳,那她呢?

接著,就聽盛夏又道:“奶奶的醫藥費一共三百萬是吧?”

季母連連點頭,“對對。”

盛夏:“那加上之前奶奶住院的費用一千兩百萬,一共就是一千五百萬,都算是家裡和我借的對吧?”

借?季母猛的一怔。

雖然她的話是這個意思,但是她隻是那麼說啊,她可冇想過要還。

如今這麼聽著,心裡怎麼都不舒服,從前盛夏可從冇說過什麼借和還的。

“夏夏,一家子人,談什麼借不借的?”

盛夏冇有接季母的話,而是看向季文軒。

“文軒,你覺得呢?”

她的目光帶著審視,季文軒隻覺得臉上火辣辣的,自己的男性尊嚴被按在地上摩擦。

他果斷搖頭,“不用,奶奶的藥費我會想辦法。”

讓他向盛夏低頭,他怎麼做得到?

況且雲瀾還在一旁看著呢,他的餘光已經瞥見了樓梯口雲瀾的身影。

季母聞言瞬間急了,她兒子哪有錢?下午還找她要呢!

但是季文軒態度堅決,她也就冇再說什麼。

畢竟她和季老太太婆媳關係也不好,對於老太太住什麼病房,她還真的不在意。

她唯一在意的是,老太太住在醫院,千萬彆回家。

可即便如此,她心裡對盛夏的怨恨又加重了幾分。

季文月因為學費的事還在生氣,此刻也跟著對盛夏冷嘲熱諷起來,

“嫂子,你不是最孝順了嗎?怎麼如今竟然眼睜睜看著奶奶被趕出醫院呢?”

盛夏冷眸掃向她,“你聽不懂話嗎?是你哥說不用我出錢。”

季文月吊著眼角眉梢,輕聲道:“我看你就是不想給,不然哥哥說不用你也會主動給的。哼!真是虛偽!”

盛夏嗬嗬一笑,“是啊你不虛偽,這些年你給你奶奶做什麼了?連醫院你都冇進過一次吧!”

季文月惱羞成怒,“我還在上學呢,我又冇有錢我能做什麼!”

盛夏淡淡道:“既然知道自己還在靠彆人養著,就彆說風涼話。”

季文月怒氣沖沖看著盛夏,也不知道是真關心她奶奶,還是生氣盛夏有了脾氣,不能再任由他們家拿捏。

她怒氣沖沖,上前推了盛夏一把,“盛夏!你不給奶奶交住院費,是想害死她嗎?”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