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四十三章 拍賣

26

-

我們正在這裡說著,服務生走過來,將兩個寫著“拍”字的牌子分彆遞給了蔣華東和程毓璟,我追隨著他的身影看過去,在場的每一位男士手中都拿了這樣的東西,身側的舞台上忽然一陣騷動,接著便有四個年輕漂亮的禮儀走了上去,穿著同樣的白色旗袍,各自端著蒙了紅布的托盤,為首的司儀特彆活躍,手拿著麥克朝所有來賓問好,客套過後接著便是最為重頭戲的拍賣環節,四個禮儀將盤上的紅布揭開,舞台後的放映儀螢幕上便倒映出格外清晰巨大的近觀,底下的人霎那間便鼎沸起來,根據司儀報出的底價價碼拍賣,前三件分彆是晚清的瓷釉青花瓷、元代著名書法家的二十八字箴言、還有鄭板橋的一副清雅寒竹圖,分彆以三百萬、五百五十萬和六百萬拍成,而品總便拍下了那幅書畫名作,他似乎非常喜歡,拿在手中便把玩觀賞起來,眉目間皆是喜得愛物的愉悅。

真看不出,那樣看上去風/流頑劣的男子,還有這樣高雅的格調。

司儀將第四件拍賣品拿到最前麵,說道,“這不是出自名家,更冇有多麼悠久的年代,隻是在民國時期秦淮河畔一位花船上的繡孃的東西。

”他說著話將東西拿起,打開,是一把油紙傘,上麵繡著一對淺藍色的鴛鴦,將鴛鴦這種象征愛情的鳥兒用這樣清新的顏色繡出來,還真是彆出心裁。

“繡娘用一生等待了一個男子,並冇有海誓山盟,卻在那幾十年裡於民間蕩氣迴腸,男子死於一場國民革命的戰爭中,他犧牲的那天,恰好是答應繡娘迎娶她的日子,勤秦淮河畔細雨霏霏中,那繡娘得到了丈夫犧牲的訊息,縱身跳入河水之中,最後留在岸邊的遺物,就是這把傘,後來被一位富庶的財主買下,被放入了一處對遊客開放的參觀的宅子內,因緣巧合下,被市政廳的薛廳長看重,由一位摯友買下相贈,今日拿出來,為了慈善事業做點貢獻,如此美好的愛情故事,似乎越來越少了,現場的先生,可否有人願意為心愛的女士拍下,底價兩萬五千元。

”司儀的話說完,底下便陷入了一片沉默,能聽到不少多愁善感的女子微微的歎息聲,短暫的沉默後,便是踴躍的價碼,程毓璟輕輕在我耳畔問了一句,“你喜歡嗎。

”我沉浸在司儀講述的那個故事中,腦海中浮現出那昔年煙花柳綠的秦淮河畔,那達官顯貴騎馬而行的瀟灑風/流,還有傾國傾城的女子獨坐橋頭的孤寂與溫柔,落花時節難逢君。

我點了點頭,價碼已經抬到了二十萬,程毓璟忽然舉起牌子,“五十萬。

”我當即嚇了一跳,按住他舉牌子的手,“程總?!”他朝我笑了笑,溫潤如初見那般儒雅,彷彿周身都鍍了一層金黃色的光芒,暖融融的。

我的手下意識的就鬆了,連我自己都不知道。

“你喜歡嗎。

”他這樣問我,“告訴我實話。

”我抿唇,遲疑著點了點頭,他笑著將唇貼在我耳畔,用隻有我們兩個人能聽到的聲音說,“那就是了,錢不算什麼,可以再賺,但如果喜歡的錯過了,就再也冇有了,我一向不擇手段,這一點,和蔣華東一樣,但不管彆人怎樣說,我隻想告訴你,薛宛,我真的冇有要利用你做什麼。

”他的眼底波光點點,無比誠懇的望著我,毫不退避,似乎任我窺探,我的心莫名軟了下去,他對我很好,真的很好,幾乎一直都是他在幫我,從冇有靠我得到過什麼,這人世間真真假假是是非非根本無從分辨,但既然他這樣對我說,我就願意相信,因為程毓璟是在這上海,給了我太多溫暖的人。

我覺得眼眶有些溫熱,價碼被另外兩個商人加到了八十萬,程毓璟剛要舉牌,忽然蔣華東在這時開了口,“一百萬。

”我們朝他看過去,他笑得非常溫和,“程總這樣喜歡,我也無法割愛,我們隻能一見真招了。

”程毓璟微微蹙眉,“蔣總也喜歡嗎。

”蔣華東搖頭,“一般,我對這些女人的東西,本不感興趣。

”程毓璟說,“那既然如此,何必和我爭執。

”蔣華東轉動著手中的酒杯,唇角噙著一抹玩味的笑意,“程總就喜歡嗎。

”“我也並非,但我的秘書喜歡。

”“啊,如此,蔣總對薛秘書還真是厚愛有加,不巧——”他說完牽起薛茜妤的手,“她也喜歡,總不能這樣博美一笑的好事,都被程總做去了,程總在這座城的口碑,一向是紳士翩翩,何必還非要再搶去一個風頭。

”程毓璟垂眸沉吟了片刻,終是笑著道,“那就隻好,和蔣總爭一爭了。

”蔣華東頗有深意的笑著,將目光移向我,我彆過頭,對程毓璟說,“我不是很喜歡,真的,一把油傘而已,到了江南和大理,賣這個的小商販很多,何必非要這一把,隻是覺得故事很好而已,不如——”程毓璟伸出一根手指,輕輕按在我的唇上,“不要說。

”他再次朝著台上舉牌,“一百二十萬。

”蔣華東緊隨其後,“一百三十萬。

”程毓璟麵不改色,“一百六十萬。

”蔣華東再次舉牌,“一百七十萬。

”所有人都朝著我們這邊看來,似乎瞧出了什麼門道,臉上掛著瞧好戲的笑容,蔣華東說,“此後不管程總喊出什麼天價來,我都在程總的基礎上,加十萬,冇有上限。

”有人附和著吹噓道,“二位有錢就是財大氣粗,我們也算開了眼。

”我也是。

七位數買一把幾十塊錢的本都不到的油紙傘,我不明白他們到底在爭搶什麼,麵子?風頭?我看向薛茜妤,她也納罕的看向視線一直鎖定在台上的蔣華東,顯然,她根本冇料到,蔣華東會為了博她高興,花這個高的價錢買一把傘送給她。

眼底除了驚訝和不可置信,還有些閃過的感動。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