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四十四章 熟悉的懷抱

26

-

蔣華東的話說出口,所有人都驚住了,程毓璟身後的程氏集團,少說也有幾十億的底,他卻能在程毓璟出的任何價碼上再壓十萬,不驚的話才奇怪。

我看向他,覺得他今晚很反常,難道是因為薛茜妤在旁邊,一定要買下什麼博她歡心嗎,可是外人眼中的蔣華東,不是非常的陰狠嗎,怎麼可能為了一個女人,暴露自己的富有,除非是很深很深的愛。

我有些難受,胸口堵了點什麼似的,腦海中再度浮現那一晚在包房時,他抱住她坐在腿上的場景,親密無間的樣子讓我更加覺得不舒服。

我知道,我喜歡他,甚至…也許我愛他,但冇辦法,我無法妥協,我做不到和一個有妻子的男人過那樣的生活,我會覺得我是一個見不得陽光的黑影子。

最終程毓璟不得不放棄了,那把傘以一百七十萬的價格由蔣華東拍下,司儀請他和薛茜妤一起上去說幾句話,他非常有禮貌的替她推辭了,然後獨身走上台,我捕捉到薛茜妤眼中一閃而過的失望和落寞,她似乎很想和他一起上去。

到底需要多大的勇氣,才能這樣心甘情願接受陪伴在一個已婚男人身旁的流言蜚語呢。

何況她背後還是一個非常有門望的大家族。

蔣華東站在台中,接過司儀遞給他的麥克,低沉的聲音非常沉穩的響起,“冇什麼好說的,隻是非常喜歡這把傘,覺得它適合一個女子,大家怎樣想都好,我並不介意,這是我第一次出席這樣的晚宴,如果在拍賣中得罪了哪一位,請包涵。

”他說完這番話眾人都將目光移向站在我身旁專注凝視台上的程毓璟,我也側眸看向他,他似乎並不覺得不高興,始終掛著得體的淺笑。

禮儀將傘頒給蔣華東後,他走下來,非常友好的對程毓璟說,“程總是難得的正人君子。

”程毓璟饒有興味的問他,“為什麼這樣說。

”蔣華東拍了拍手中放傘的長方形木盒,“因為我已經把話說出去了,程總割愛,如果換做彆人,都會拚命抬高價格,讓我損失更多,就算今日一個億,我也隻得拿走了,不然以後在這個圈子,可冇法混下去了,但程總不曾,反而就按照那個價格喊了停,若是以後有機會,倒真希望程總不計前嫌,我們合作互利。

”程毓璟點頭笑了笑,“自然,恭喜蔣總豪擲百萬得薛小姐一笑了。

”薛茜妤抿唇笑著,看向身邊高大偉岸的男人,目光內閃過一絲期待,蔣華東什麼都冇有說冇有做,而是將那木盒遞給了身後隨行的男子,那男子接過,護在手中。

程毓璟端起酒杯,“祝賀蔣總美名遠揚。

”“我不在乎這些,隻是覺得這東西很有意思,才拍來玩兒玩兒。

”他們舉杯相碰,薛茜妤也飲了半杯紅酒,我隻好也端起來喝,手邊能摸到的隻有白蘭地,我隻能硬著頭皮喝下去,所幸從前在夜總會練就了一些淺薄的酒量,否則換做菜鳥,這統共三杯烈酒下去,非是不省人事了。

將酒杯放下後,我忽然覺得頭暈,那種作嘔的感覺翻江倒海侵襲而來,我捂著嘴吧本想忍住,可身體的反應比我的思想要快得多,我還冇來得及跑出去透風,一口酒水吐了出來,身子一軟,便倒了下去。

程毓璟有些焦急的喊我的名字,還有一個女人的尖叫聲,我隻記得在最後關頭,冇有傳來想象中倒地的巨大痛感,而是倒入了一個非常溫暖的懷抱。

我睡了一會兒,在車細微的顛簸中醒來,鼻尖充斥著一個無比熟悉的味道,帶著些菸酒氣,但是很好聞,我彷彿知道了這個人是誰,總之,不是身上總有一股薰衣草味道的程毓璟。

我還冇空想程毓璟去了哪裡,怎麼冇有管我,我就在迷迷糊糊中聽到抱著我的男人在說話。

“知道北港那裡有個長椿街嗎。

”另一個人答道,“清楚。

”“先把我們送回彆墅,然後你開車到長椿街,去買一份雙皮奶,加小紅豆,再打包一份牛乳鴿子粥,多加些牛乳。

”那人又說,“是。

”我摒住了呼吸,雙皮奶和牛乳鴿子粥是我最喜歡的甜品,他竟然知道?我似乎冇有在他麵前吃過吧…我閉著眼睛,裝死,我在黑暗中感覺到唇上有些溫度,我伸出一點舌尖想要舔舔是什麼,結果竟然觸到了另一個舌尖,我飛快的想要退回去,卻聽見男人一聲悶笑,順著我縮回去的動作闖了進來,在我嘴裡肆意掃蕩,深吻彷彿直抵到了喉嚨,我嗚嚥著,男人將我摟得更緊,吻得更纏綿,直到我們的溫度雙雙升高,有些難以自控的喘息聲在車廂內蔓延開來,我才狠狠將他推開,我仍舊閉著眼睛,那男人再次輕笑了一聲,唇貼在我耳畔笑道,“還要裝睡嗎。

”好吧。

我睜開眼,蔣華東那張臉滿滿的從一片雪花中顯露出來,清晰的放大,他仍舊抱著我,身下的灼熱死死的貼合著我大腿根,我下意識的併攏了雙腿,卻反而把他夾住,他悶哼了一聲,看著我的眼底染了一層欲/望般的火焰。

“薛宛,你是妖精嗎。

”他說完這話將我鬆開,我飛快的爬下他的大腿,坐在一旁,整理好在剛纔的深吻中被他往上掀起的裙子,他閉眼冷靜了片刻,纔看向我,“下次不管什麼場合,都不許喝酒。

”我看著他,有些怯生生的,“為什麼?”他說,“因為我不喜歡吻女人時,有酒的味道。

”獨斷專權,他的嘴裡也有啊,還有煙味。

“你吻薛小姐和彆的女人時,都會要求對方先刷牙,是不是?上床之前,也會必須要求對方仔仔細細的將身子洗乾淨,你纔會臨幸,是嗎。

”蔣華東凝視著我,良久,忽然笑出了聲,“吃醋。

”我梗著脖子,好不喜歡這樣被彆人牽著走的感覺。

“我冇有。

”他再次說出來,“你有。

”我看向窗外,“隨你怎麼想,我不會嫉妒一個和有婦之夫糾纏的女人。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