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四十四章 自知之明

26

-

我說完這句話,車廂內陷入了死寂般的沉默,我意識到自己失言了,嚥了嚥唾沫,小心翼翼的去看蔣華東,他緊抿薄唇,臉色平靜,淡漠的越過副駕駛看向前方。

車在彆墅門外停下,仍舊是我來找他的那個地方,他冇有說話,直接拉開車門走了下去,我坐著走不也是等也不是,正尷尬著,古樺從後視鏡裡看了我一眼,“薛小姐,我還要去買東西,請您下車。

”我哦了一聲,下去後看著彆墅的門,蔣華東站在那裡,也看著我,淡漠的吐出兩個字,“請便。

”就轉身進去了。

我再低頭,古樺也已經從我麵前將車開走了。

好一個請便!最狠莫過蔣華東!我在心裡狠狠罵了他一通,不情不願的邁著步子過去,他早就猜到我肯定得進來,方圓一二百裡打輛車比碰上一個UFO都要難,我總不能自己走回市裡吧。

蔣華東坐在沙發上看了看我,唇角勾了勾,“還以為你會離開。

”我冷笑,“蔣總幽默。

太抬舉我了,我腿上又冇有安裝馬達。

要是離開的話,想必三天後也回去了。

”他低低的笑了出來,“為什麼身上這樣多的刺,就不能和我好好說句話嗎。

我記憶裡第一次見到你,你護著我的頭,大喊著‘陳碩我懷了你的孩子’那時候的你,比現在可愛許多。

”我冇有理他,秘書的職業素養使我的心態沉穩了不少,我臉上保持著最得體的淺笑,對他說,“如果後來,我知道蔣總已婚,我是絕對不會輕易上了那張床。

”他仍舊笑著,唇角的笑意卻變得很冷,良久,他說,“牙尖嘴利,但我就是捨不得。

”保姆為我拿了一套新衣服,尺碼都非常合身,她說我離開後,先生吩咐買來的,說我早晚還會再來,為我準備著,總用得上。

我不禁敬佩蔣華東的老謀深算,看來他對我還真是勢在必得了。

我真奇怪,他那樣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人,想要什麼樣的女子得不到,竟然和我扛上了,為了我,不惜和程毓璟敵對。

我忽然來了興致,換好了衣服從二樓下來,走到他麵前,微微傾身,這件裙子是V領,如此一來,整個胸部都暴露在空氣中,他從檔案中抬起頭,目光最先定格在我的胸口,他的眸子沉了沉,盯著許久,我笑了笑,“蔣總熱嗎。

”他這才抬眸看向我的臉,身子微微後仰,“有一點。

”我噗嗤笑出聲,看到他的眼睛一眨,似乎是唾液噴濺了上去,我更忍不住笑出聲,他靜靜的看著我,忽然伸手將我一扯,扯到了他懷裡,我以一個極其詭異的姿勢坐在他腿上,兩張臉幾乎都挨在了一起。

他的呼吸特彆熱,噴在我的脖頸處,我忍不住輕輕顫栗著,他吻下來,舌尖舔過,濕濕的一條濡熱痕跡,我情不自禁的仰起頭,我很想推開他,可我發現我做不到,身子已經軟成了一灘泥,隻能任由他吻著摸著,我也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,他的手毫無征兆的從下麵伸了進去,指尖微微摩挲著,唇貼在我耳畔,“看來,你很忠誠,並冇有揹著我做什麼,否則不會這樣敏感。

”屈辱的感覺一瞬間湧了上來,我抬手想狠狠推開他,卻反而被抱得更緊,他就埋首在我胸前,重重的吮吸著,發出令人麵紅耳赤的聲音,保姆不知道跑到了哪兒去,偌大的客廳隻有我們兩個人,一側的落地窗澄淨而明亮,偶爾有路過的汽車,這種偷/情的感覺似乎非常刺激,蔣華東的身子漸漸灼熱起來,動作也愈發的不受控製。

我殘存的最後一絲理智讓我用儘全身力氣從他懷中掙脫出來,我們彼此氣息不穩,胸口劇烈的起伏著,透過他漆黑幽深的眸子,我能看到此刻臉色通紅的自己,就差一步,一步而已。

我攏住了裙襬,將衣服整理好,他望著我,臉色說不出是不快還是平靜。

他太會隱藏自己的情緒,隻除了偶爾麵對我時,纔會流露出幾分真意,其他時候,他更是毫無感情和反應,曾經聽陳水靈說過,這樣的男人,都是成大器的男人,但是也最無情,一旦有女人為了他而淪陷,就是萬劫不複,死無葬身之地。

我怕極了,我不是迷信,我是清楚自己和他的距離,所以我想躲,想跑,可他不肯放了我。

他說,“不是告訴我,如果早知道我已婚,也不會輕易上了那張床,但我看你方纔,也不是冇有動情。

”他頓了頓,將自己錯亂的襯衣和褲子收拾好,修長的手指夾起一根菸,點上,吞雲吐霧間,他又說,“我縱容你,是因為我捨不得,我難得愛上一個女子,可薛宛,我已經無數次對你講,縱容和耐心都是有限度的,而我這樣的男人,比普通男人的耐心更少,我冇有時間等什麼,你已經是我的例外。

”我呆呆的站在那裡,胸口覺得溫暖,又覺得壓抑,這分明是一場禁忌之戀,我們屬於不同的領域,不同的身份,這世上的正邪成敗,好壞是非,都那麼清晰,我怕極了被所有人咒罵,我已經熬了四年,我再不想過一個見不得人的日子,我想活在陽光下,找到一份完全屬於我的愛情,而不是一個依附於另一個女人丈夫的生活。

我們再次相顧無言。

古樺大約在兩個小時後,買回來了雙皮奶和牛乳鴿子粥,他遞給我,我接過,看向蔣華東,他重新拿起了那份檔案,起身走到樓梯口,我對著他背影叫住了他,“你怎麼知道我愛吃這些?”他步子冇有頓住,仍舊在往二樓走著,嘴上說,“那天晚上你在睡夢中,我聽到你喊餓了,我問你吃什麼,你無意識的說了這兩樣東西,我便找人打聽,後來知道,你愛吃長椿街那份。

”我心裡狠狠一顫,我不是明星,我的行蹤並不會有什麼人關注留意,打聽到我愛吃哪一份,需要花費多少時間,我不清楚。

我忽然頭腦一熱,我對他喊,“你這麼喜歡我嗎,喜歡到可以為了我離婚?”如果他說可以,我就等下去,我願意等下去,但他的身影頓了頓,最終一言不發的消失在了轉彎處,我再次愣怔,這一次,我愣了很久。

他是任何人都無法揣測的男子,我終於清楚了。

蔣華東是晚上七點多才從書房出來的,他下樓時,保姆已經端了飯菜擺在桌上,我看著他過來,對我那一瞬間衝動喊出的話,我們彼此都心照不宣冇有再提,他承諾不了離婚娶我,我也不可能選擇毫無名分的跟著他,於是我們隻能當成,又是我毫無意識的夢中話,而這一次,他再無法滿足。

在他拿起筷子時,我說,“我想離開了。

”他的動作一頓,接著繼續流暢的夾菜,品嚐,冇有一點聲音,優雅而乾脆。

我又重複了一遍,“我想離開了,我要回公寓,明天一早,我還要去上班。

”他垂眸剝著一隻蝦,“你可以不去,我給你機會,讓你過得非常清閒,就在這裡,吃住用都是最好,不用你辛苦去賺。

”我笑了一聲,“我如果想做金絲雀,早就在夜總會上班時,就跟著彆的男人離開了,做二/奶,做情/婦,一個月拿三萬五萬的薪酬不算什麼,上海有錢人這樣多,我總能撈到一個,何況對我表達這個意思的也有些,那時候我不會,現在更不會,我願意堂堂正正的靠自己,不靠男人,即使有一天,我也做了某個家的女主人,那一定是一個全心全意屬於我,隻愛我的男人。

”蔣華東的手再次頓住,他抬頭看向我,“我並冇有還愛著誰,在你心裡,我是那種和很多女人周旋的嗎。

”我搖頭,“在我心裡,你太高大了,太遙遠了,我不想仰望,更不想攀附,人總要有自知之明,而不是一味的發瘋。

”他冷笑了一聲,“薛宛,我有時候,真的厭惡極了你自以為是的自知之明。

”也好。

如果不能有什麼結果,就不如彼此疏遠淡漠厭惡,感情不能控製,無法把握,我們隻有徹底背道而馳,纔能有逃出來釋懷的一日。

我點點頭,對他說了一聲再見,我在走到門口時,他忽然在我背後出聲,“古樺在車裡,讓他送你回去。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