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16章

26

-

慕容硯霎時臉色一變。

那倉皇無措的模樣,看得謝灼寧著實想笑。

這會兒的慕容硯,哪有上一世那泰山崩於前而麵不改色的沉穩姿態?

“放心,不會讓你以身相許的。我已有婚約,今日不過是陪家裡妹妹出來玩耍,恰好見你有幾分才華,這才起了惜才之心。這牌子你若不要,我收回便是,隻是令堂的病……”

想到家中纏綿病榻的老母,慕容硯眸孔一緊,當即雙手一揖,不再推辭,“謝姑娘大恩,在下日後結草銜環,定當厚報!”

“這纔對嘛!”謝灼寧滿意地笑了。

前世太子蕭璧城為了拉攏寒門士子,無意間施恩於慕容硯,救了他母親一命。

來年春闈慕容硯便高中狀元,成為太子的智囊軍師,替他出謀劃策,運籌帷幄。

而今對慕容硯有恩的人變成了自己,蕭璧城還會如上一世那般一帆風順嗎?

她很期待呢。

……

春江樓,二樓。

蕭晉煊站在視窗,看著那道熟悉的身影,利眉一蹙,“你不是說她不會來嗎?”

淩霄心虛撓頭,“謝家大小姐因為跟太子殿下有婚約在身,以往的確從未來參加過蘭度節……”

誰知道今年怎麼搞的,竟也來湊這個熱鬨?

“婚約?本王看她怕是從未將那一紙婚約放在眼裡!”

看著她與那賣畫的男子說說笑笑,蕭晉煊莫名覺得刺眼極了。

說什麼心悅於他……

這丫頭鬼話連篇,果然半個字都信不得的!

蕭晉煊心頭一陣煩躁,袖袍一拂,轉身進屋,眼不見為淨。

結果一回頭,便看到江堯單手撐頭靠在門邊,正跟進來送酒的侍女**,“這位妹妹好眼熟,我似乎在哪裡看到過……”

他重重一哼,“不知羞恥!”

江堯:“……”

不是,他就是說兩句甜言蜜語,又冇有動手動腳,怎麼就不知羞恥了?

察覺情況不對,他忙將姑娘哄走,靠了過來,“淩霄,誰惹你家爺了?”

方纔還好好的,怎麼轉個身的功夫,就生起氣來了?

淩霄:“……”

這次他學乖了,不該說的絕不亂說。

左問右問問不出個所以然來,江堯有些悻悻地摸了摸鼻子,下一秒,盯著窗外的目光卻陡然肅穆起來。

“舅舅你看,那邊那幾個,是宮裡的人!”

蕭晉煊自然早就發現了。

他淡淡道:“不止。雍王府的人也來了。”

“咦?那不是東宮的侍衛嗎?”江堯捏著下巴,“難道太子也想來湊這個熱鬨?”

這些人全都聚集在鬥舞台附近,看來是對那聖女傳說在意得很啊!

蕭晉煊眸光一厲,“派人盯緊了,有異常立即來報。”

“是。”

就在他們密切注視著周圍動靜的時候,包廂門口卻突地傳來一陣吵鬨聲音。

蕭晉煊回頭,給淩霄使了個眼色。

淩霄微微頷首,立刻前往檢視。

門口。

安排人將畫卷送回謝府後,謝灼寧便帶著夏橘來到自己早就定好的包廂。

為了看戲,她可是早早就預備好了最佳觀賞位置。

可來了之後才發現,包廂竟被人給占了!

門口的侍衛攔著不讓進,講道理又講不通,氣得她一揮手,“夏橘,給我砸!”

她倒要看看,到底是哪個傢夥那麼不要臉!

夏橘得了吩咐,一腳踹向房門。

正巧這時淩霄開門出來,那一腳便不偏不倚地踹在了他的襠部。

他雙手緊捂,麵色痛苦,緩緩蹲了下去。

屋裡屋外的人,就這樣目光接觸,對視了個正著。

謝灼寧一眼便瞧著那道熟悉身影,月白錦袍,眉目沉靜,身姿卓絕說不出的風韻神朗。

她愣生生給氣笑了。

這叫什麼?

冤家路窄啊!

朱唇一勾,她陰陽怪氣,“煊王殿下,您若瞧上了這間屋子早跟我說啊,就憑你我之間的關係,我還會不讓給你不成?”

江堯聽到這句話,腦袋一懵。

不是,這不是謝家大小姐、未來太子妃嗎?

她跟自家舅舅能有什麼關係?

想到這兒,他竟當真問了。

謝灼寧似笑非笑地說,“當然是叔叔和未來侄兒媳的關係呀!不然世子爺以為什麼關係?”

江堯:“……”

她說得好有道理,他竟找不到理由反駁。

還想繼續問,就聽到自家舅舅隱含怒火的聲音,“究竟怎麼回事?”

回過神,江堯暗道要遭,立馬裝糊塗,“舅舅,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啊,興許是掌櫃的搞錯了吧?”

一看那小子心虛的眼神,蕭晉煊便知道這裡麵肯定有貓膩。

他直接吩咐門外侍衛,“去把掌櫃的叫來。”

很快,掌櫃的便急匆匆趕到。

剛開始還支支吾吾地不肯說,被蕭晉煊一個眼神橫掃,瞬間老實交代。

“這房間,的確是謝大小姐先訂下的……”

隻不過她並冇有告知真實身份,導致樓裡以為訂房的不過是個普通客人。

後來江堯過來,非要這間房,還拿出一百兩,讓賠給前麵那位客人。

這才演變成如今這種局麵。

蕭晉煊越聽越臉黑,“看你乾的好事!”

“我也冇想到訂房間的會是謝家大小姐啊……”江堯怪委屈。

“照你所言,難道訂房間的是個平頭老百姓,你便可以以權壓人了是嗎?”

這幾句話說得極重,江堯心頭一個“咯噔”,連忙跪下,“我錯了,請舅舅責罰!”

“今日回去之後,自己去祠堂領十鞭!”

“是。”

“如此,謝大小姐可滿意了?”蕭晉煊眸色微黑,看向謝灼寧。

她今日倒是打扮得素淨,娉娉婷婷似初春柔曼的柳。

“不滿意,”謝灼寧皺了皺鼻頭,“你房間還冇還給我呢!”

鬥舞台就在對麵,這個房間是最能觀察全域性的地方,自然不能讓。

蕭晉煊看向掌櫃的,“勞煩掌櫃另為謝大小姐安排一個雅間。”

“這……”掌櫃的麵露難色,“不是小的不安排,是這酒樓的雅間早就被訂完了。”

江堯小聲嘟囔,“要還有房我早就定了,也不至於挨那十鞭啊。”

英雋的劍眉斂了斂,蕭晉煊著實不太想跟謝灼寧打交道。

那丫頭說話冇分冇寸,萬一又說什麼叫人誤會的話來,隻怕更難搞。

可眼下這情況,他隻能硬著頭皮商量,“謝大小姐,本王願將房費百倍賠付於你,可否將這間房讓與本王?”

聽到他急,謝灼寧反倒不急了。

她眉眼一彎,巧笑嫣然,一副氣死人不償命的模樣。

“殿下這是在求我嗎?可這也不是求人的態度呀。您若肯好好地求求我,我倒也不是不能考慮考慮~”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