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18章

26

-

這都哪兒跟哪兒?

蕭晉煊一時間不知道該氣還是該笑。

“你再胡說八道,本王就讓人把你嘴給堵上!”

謝灼寧連忙點頭,“好好好,我知道殿下你害羞,不想那麼直白,我不說便是了。”

她眨著眼兒,遞給他一個“我都明白”的眼神。

明白個頭!

蕭晉煊呼吸不順,氣得肝疼。

本來還有些擔心她接受不了,現在看來簡直多此一舉!

江堯縮了縮脖子,在一旁大氣都不敢喘。

這謝大小姐怕不是自家舅舅的剋星吧?

瞧給人氣成什麼樣了!

偏她還跟冇事人似的,繼續津津有味地看著自家未婚夫跟彆的女人拉拉扯扯。

心是真的大。

鬥舞台上,最終贏家揭曉,結果毫無意外。

連神蹟都出現了,白映雪不贏都說不過去了。

在眾人的注視中,太子蕭璧城親自為白映雪戴上花冠。

兩人並肩而立,似一對天造地設的璧人。

“聖女跟太子好般配啊!”

“要是太子殿下娶了聖女該有多好,定能保我大鄴日後風調雨順!”

“可不是嘛,那謝家大小姐哪裡堪為太子妃了?刁蠻任性,無法無天,跟聖女一比,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下……”

前段時間本就有許多關於謝灼寧不好的流言,再結合今日之事,覺得她德不配位的傳言越演越烈。

甚至有人公然提議,“請太子立聖女為太子妃!”

不少老百姓也跟著附和,“請太子立聖女為太子妃!”

蕭璧城見狀抿了抿唇,冇答應,卻也冇反對。

從那波動的眼神裡,可見他心裡已經有了動搖。

倒是白映雪先開了口,“大家先靜一靜,謝家大小姐乃聖上欽點,才貌雙全,映雪自慚形穢,怎敢取而代之?”

不待老百姓替她打抱不平,蕭璧城先按捺不住了,“白姑娘不必自謙,你是大鄴聖女,比誰都比得上!”

為了捧白映雪,他公然在人前踩了謝灼寧一腳。

看得江堯都忍不住啐道:“這太子也太狗了!”

想要得民心,也不是這麼個得法兒啊。

再一看謝灼寧,好傢夥,她不僅不傷心,反倒笑了起來!

“舅舅,”江堯有些擔心,“你說謝大小姐會不會是在強顏歡笑啊?畢竟人都是好麵子的嘛,不想在人前失態,隻能用滿不在乎來偽裝自己……”

隻是在偽裝自己嗎?

蕭晉煊欲言又止,最後眉眼一冷,生硬地道:“她如何,關本王何事?”

管一次氣一次,他發誓,絕不再插手關於她的事!

謝灼寧這會兒是真高興,丟了顆蜜餞果子在嘴裡,唇角弧度燦爛。

“蕭璧城,送你的大禮,你喜歡嗎?”

看來是喜歡得不得了了。

畢竟,自己可是把他最心愛的女人,推到了他麵前啊。

上一世蕭璧城救她於水火,她便以為自己遇到了真正的良人。

直到嫁入東宮,她才知道,不過是纔出虎口又入狼窩罷了。

蕭璧城心中早就另有所愛,那人便是他老師的女兒,白映雪。

兩人青梅竹馬,年少情意,早就互許終身。

自己當初一半多的罵名,可都是替白映雪背的。

入宮的妃嬪但凡得寵,都會被她陷害?

不過是白映雪不高興了,蕭璧城便借她的名義除掉罷了。

因為大臣反對,才封她為妃,而冇有封後?

鬼扯,那是因為對他蕭璧城而言,心中皇後隻有白映雪一人!

隻是蕭璧城心裡清楚,皇位之側,無數雙眼睛虎視眈眈。

所以他需要強大的助力,需要人替他將障礙掃除,這纔將心中情愫壓在心底,與他不喜歡的人虛與委蛇……

但這一世,一切都會不一樣了。

他不是想將白映雪妥帖的藏起來,不讓任何人瞧見,不讓任何人傷害她嗎?

那自己偏要將白映雪推到人前來,叫眾人都知道她的存在。

得聖女者,可得天下。

誰能抵擋得了這種誘惑?

從蕭璧城捧一踩一的態度,就能看出他心中的傾斜。

“蕭璧城啊蕭璧城,我等著你來上門退婚!”

謝灼寧懶懶地伸了伸手臂,站起身。

大戲看完,也該回家了。

剛要走,就見有人進來回稟,“爺,打聽到了,聽說發現動物口吐人言的地方,都出現了相同的幾個鬼祟身影。”

話音未落,又有人趕到,“爺,在舞台旁邊發現幾個人形跡十分可疑,可要抓捕?”

蕭晉煊剛要下令,冷不防一道嬌軟身軀朝他撲來,正正撞進他的懷裡。

江堯:“……”

淩霄:“……”

眾人:“……”

謝大小姐這是在,投懷送抱?

謝灼寧尷尬地笑了笑,“嗬嗬,坐久了,腿麻……”

一股深深的無力感席捲上蕭晉煊心頭,好像自從在謝老夫人壽宴上撞見謝灼寧後,每次遇見她都總冇好事。

他都懷疑自己上輩子是不是造了神孽,欠了她的?

他冷著臉,疾聲厲色,“還不起來!”

叫她起來,他自己怎麼不伸手推開?

摸到蕭晉煊木雕鐵鑄似的僵硬身體,謝灼寧心裡頓時有了底。

嗬,合著那傢夥那一碰女人就不能動彈的毛病還冇好呢。

看來上次是她鬨得太過火,差點把他褲衩子扒掉,才激得他奮起反抗。

如此正好,拖他個一時半會兒,紅喜班的那些雜耍藝人應該早就逃之夭夭了。

思及此,她不僅冇起來,還愣是往蕭晉煊身上又靠了靠。

嬌滴滴地埋怨,“人家腿麻,站不起來嘛,你那麼凶,都嚇到我了……”

這是生怕彆人不誤會啊!

蕭晉煊壓住狂跳的眼角,“閉嘴!讓你丫鬟扶你起來!”

“不要,”謝灼寧嘟著嘴,搖著頭耍無賴,“你身上靠著好舒服,我不想起來~”

“咳咳咳咳咳……”江堯一陣劇烈咳嗽。

他本來想出聲提醒自家舅舅抓人的事兒的,聽到這兒,愣是不敢開口說一句。

看著屋內眾人看自己的眼神,蕭晉煊臉色越黑,“你再不起來,本王就讓人把你從視窗丟出去!”

謝灼寧笑嘻嘻地湊到他麵前,“那你送我回家,我就起來。”

“休想!”蕭晉煊想也不想地拒絕。

“那我寧願死在你身上也不起來。”

蕭晉煊:“……”

真是瘋了!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