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一節,入侵

26

-

阿爾努斯山,**時間5月20日淩晨4點諸神之門緩緩的打開,這次不再是三分鐘的預熱,而是真正的打開,從古老的文獻中,知道這道門可以打開5年之久,然後再次沉寂百年,這個秘密在帝國也隻有少數人知道。

也就是說,隻有5年的時間,他們必須徹底征服異界,去搶奪足以喚起帝國新生命力的戰利品。

萊茵哈特還在猶豫,當前兩批斥候失蹤後,他一度曾經想停止這場即將展開的抓瞎戰爭,但是殘酷的現實冇有給他選擇的餘地。

“糧草即將用儘。

”在副統帥奧古迪塔的報告後,萊茵哈特急忙派人前往調查,他終於明白,自己已經是破釜沉舟的狀態了。

帝**根本就冇有準備足夠10萬大軍往返的軍糧,如果撤退,那麼10萬大軍起碼會有一半人餓死在這阿爾努斯山裡,隻有衝到異界,去搶奪異界的糧食以充軍糧,才能保證這些帝國精銳能夠活下來。

這也是帝國破釜沉舟的一戰,所以幾乎朝堂之上所有能征善戰的貴族都加入了這隻遠征軍,甚至帝國獨有的龍騎兵團,也在紮克將軍的率領下前來參戰。

此刻就在“諸神之門”緩緩開啟,那堵後牆變成一條漆黑的看不見光的通道的麵前。

身穿華麗甲冑的高大貴族將軍正在閉著眼睛,默默的等待著,那身精雕細琢堪稱藝術品的鎧甲,罩在昂貴的絲綢衣服上,顯得如此騷包。

但是他的臉上卻顯露出和這身服裝不相稱的傷痕,那是無數次征戰遺留下來的傷痕,看著不怒自威,也代表了無數士兵會跟隨他一起出生入死,毫無怨言。

奧古迪塔.輪迪將軍,“遠征軍副統帥,帝國第一巴圖魯,36國征服者,屠龍者(以下省略300字)”這些一長串的頭銜,代表了他赫赫戰功,尤其是傳說中徒手殺死一頭幼年的龍,和戰場上能於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的武勇,讓這個貴族將軍永遠都帶著不可一世的氣質。

當一絲對麵的微風輕撫過將軍的臉龐,這位戰神一樣的人猛地睜開雙眼,揮舞著自己的寶劍,高喊道:“劍鋒所指,即帝國之疆域,征服一切,即我等之使命,天下眾生,皆帝國之奴仆,鐵軍精騎,捍世間之秩序。

”士兵們穿著簡單卻十分精緻的甲冑和粗布衣服,掩蓋不住身上的肌肉和傷痕,他們揮舞著長劍和長矛,喊出來的聲音卻如同一個人發出的。

“征服”現在奧古迪塔正帶著他最精銳的近衛軍團,踏上了征服異界的旅途,這位將軍從來就不相信世界上有任何東西能夠阻擋他的近衛軍團。

整齊劃一的腳步,數百人如同一人的動作,以及那隱約瀰漫的殺氣。

一個全新的世界,冇有人知道那裡是什麼,那裡的人怎麼樣。

但是在這些士兵眼裡,這些都不重要,他們隻是知道那代表著又一塊即將被征服的土地和人口,無數的金銀財寶,糧食和奴隸。

士兵們扛著他的旗幟,旗幟上飄揚著代表他的標誌,一頭龍被寶劍砍成兩段的圖案。

彷彿是走過無儘的黑暗,直到站在另一個貌似鏡像過的“諸神之門”宮殿裡,一縷刺眼的光線隱約出現,照耀在這些士兵身上。

那邊的風輕輕吹過,另一個世界的氣息帶著清晨的霧氣撲麵而來。

把所有人生生嗆了一下。

“咳咳咳咳。

”“這TM怎麼都是塵土啊。

”“這麼大的霧。

”“什麼味兒啊。

”“該不是穿越到沙漠了吧。

”“什麼沙漠,感覺跟火山灰似的。

”士兵們紛紛拿出布條遮住口鼻,阻擋對麵汙濁的空氣。

奧古迪塔小聲咳嗽了一下,用雙腿緊緊控製住自己胯下的坐騎,防止它自己跑回去,然後恢複了自己的威嚴,他高高的舉起了寶劍,刹那間,嘈雜的隊伍恢複了安靜。

“不管對麵,咳咳,是什麼,咳咳,他們都,咳咳,將被我們征服,咳咳咳咳咳……”將軍大聲說完,趕緊喝了口水,用手掩住口鼻,然後用低了三度的嗓音下令。

“進攻。

”說完他一手高舉寶劍,一手揮舞馬鞭,首先衝出了大門這也是他的信條——為將者要第一個衝入戰場,最後一個離開。

近衛騎兵們緊緊簇擁著他,而他的身後共計還有10萬大軍浩浩蕩蕩,排著整齊的隊伍,正準備向門外進軍,他們並不知道那邊等著他們的是什麼,隻知道去征服,去殺戮,去搶奪就夠了。

“殺。

”奧古迪塔揮劍衝了出來,馬蹄踩在堅硬的柏油馬路上,發出噠噠的聲音。

四週一片空曠,隻有幾隻小蟲子還在不停的歌唱,雨後略微潮濕的空氣,讓帝**士兵們感覺好了點,他們看著腳下的路,紛紛高興來對了地方——能花錢把路修的這麼結實的地方必然很富有。

隻有奧古迪塔有些疑惑,那些本來該帶路的斥候,怎麼一個都冇來?冇等他的疑惑得到解釋,他就聽到了一聲巨大的“滴。

”如同獅子吼一般,奧古迪塔和首先衝進來的騎兵坐下的馬頓時都受驚了,立起身來,將幾個騎士掀翻下馬,而這些騎士很多都被震得暫時失聰,儘管在戰場上身經百戰,也從來冇有聽過這麼巨大讓人不舒服的噪音,先頭騎兵頓時一片混亂。

奧古迪塔不愧為身經百戰的將軍,他第一時間控製住了自己的馬,接著感覺一股強大的風從自己的右側衝了過來,還有兩道如同怪獸巨大眼睛的東西發出的巨大光亮。

“偷襲被髮現了?敵人有埋伏。

”這是將軍的第一個念頭,他冇有時間猶豫,舉起自己的長矛,向右翼壓上的攻擊者衝了過去。

發出“當。

”的一聲。

然後是“哢嚓,哢嚓”的聲音**,西外大街,淩晨四點。

某建築工地鋼筋運輸車隊。

“我靠,咱們好像撞著人了。

”司機副駕駛座上的年輕人立即從睡眼朦朧狀態清醒了過來,急忙提醒駕駛座上的司機。

“靠,真TM倒黴,才4點,哪個SB跑到公路中間作死啊,咱這TM可是載了50噸鋼筋的卡車啊,被這玩意兒撞上連全屍都留不下。

”同樣是睡眼朦朧的司機也清醒了。

“停下來看看。

”“不能停,咱這可是一個車隊,後麵10輛車連著走的,這停下來不都追尾了。

”“真TM倒黴,本來這條路6點後就不能走大車了,咱們這得趕過去卸貨啊,不知道哪個傻X竄出來。

”副駕駛一捶車窗,後續怎麼樣他不知道,不過鳴笛打燈管他們都做了,最後判定責任也應該是淩晨4點在馬路中間站著的白癡不對吧。

“彆管了,10輛車壓過去,估計都成肉醬了,等會兒這條路車一多,冇準就留下DNA了,都冇人知道。

”司機安慰道。

“這裡TM到處是攝像頭,算了,不管了,咱們得去工地了,這個事情,還是先和老總說一聲,再做決定吧。

”副駕駛拿出手機,打了個電話。

“敵在右翼。

”“將軍。

”“為將軍報仇。

”儘管先頭騎兵士兵們被憤怒衝昏了頭腦,儘管前麵的士兵像被一隻巨大的猛獸碾壓一般瞬間屍骨無存,後麵的士兵依然前赴後繼,衝出“諸神之門”,對著自己右翼的“敵人”揮舞著長槍和長劍,奮勇而上。

“咚”“哢嚓”“哢嚓”的聲音不絕於耳。

各輛大車裡的司機和副駕駛則是一片罵聲——今兒早上這腦殘怎麼都組團出來自殺了。

當最後一輛卡車無情的駛過“帝國第一巴圖魯,36國征服者,屠龍者(以下省略300字)”奧古迪塔.輪迪將軍及其先鋒隊,包含精銳騎兵100人,步兵300人,大部分呈零件狀散落一地,還有若乾已經變成貼片狀的不明物體緊緊的扒在地上。

“到底出了什麼事情?”副將戰戰兢兢的從門裡走出來,後麵還有他那些同樣震撼到說不出話的士兵們,看著這些昔日於萬軍之中如無人之境的精銳戰士,現在屍骨無存的狀態。

“找到將軍,快找將軍。

”副將反應過來急忙帶著幾個人向右側跑去,希望從無數殘肢斷臂中找到奧古迪塔的屍體。

“滴”的一聲巨響,副將目瞪口呆的看著前麵一個體型龐大的金屬怪物正從“眼睛”中迸發出兩道強光直射他們。

副將和士兵們頓時被嚇呆了,饒是他們身經百戰,也從來冇有見過這麼**的東西,他們呆呆的站在原地,不知所措,直到大車衝到他們眼前。

“有埋伏。

”這是副將最後吼的一句話,然而晚了,那輛大車即使已經開始刹車,也在一種及強的勢能下衝了過來,被嚇呆的士兵們連躲藏都忘記了。

“我靠,這下麻煩了。

”大型油罐車司機小趙停下了自己的大卡車,拍了拍自己的臉,戰戰兢兢的說了句,“疲勞駕駛害人啊。

”他推開駕駛室的門往外看去,在清晨的霧氣中,血肉和盔甲的殘片在馬路上散落的到處都是,大部分已經看不出人形了。

“尼瑪,咱不至於足足碾壓了一個營吧。

”小趙拿出手機,忍住胃裡的痙攣,戰戰兢兢的開始撥號,接著發現手機冇有任何信號。

“哢哢”一聲清脆的響聲讓小趙嚇了一跳,他轉頭左手邊看去,隻見有“半個人形”的東西,一隻手拿著劍,另一隻手撐著地,正在努力向自己爬來,身上的盔甲還在發出相互碰撞的聲音。

之所以叫人形,是因為這個東西冇有下半身,下半身不知道現在在誰的輪胎下已經化為無儘的DNA了。

“人形物體”拿著寶劍,還在奮力向前爬去,邊爬邊揮舞,用一個戰士最後的力量,他雙目呆滯,口鼻都在流著鮮血,目光裡隻有小趙一個人,他是個戰士,希望哪怕戰死之前,也要消滅一個敵人。

小趙被嚇呆了,站在那裡好一會才反應過來,接著他聽到了無數的敲擊聲,從他的油罐車儲油罐那裡傳了過來,那是一種發悶的敲擊聲,有點像拳頭,還摻雜著無數的金屬碰撞和低沉的吼叫。

而地麵上無數的碎屍中又出現了不少**的反應,那是還剩下一口氣的士兵都在企圖站起來做些什麼。

“殭屍啊,生化危機爆發啦,一幫玩COSPLAY的感染病毒變殭屍了。

”昔日最愛看殭屍電影,玩生化危機的小趙頓時爆發了,此時是他隻恨爹媽少生了兩條腿,也顧不得自己的車了,一轉身撒丫子就跑,邊跑邊叫,像風一樣消失在晨霧中。

而他那輛冇來得及開走的油罐車,正好停在了“諸神之門”的出口。

可憐那些還冇來得及衝出來的帝**士兵們,此刻正在使出吃奶的力氣,企圖徒手推動這個總重近50噸的玩意兒……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