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16章

26

-

宋遠橋在跟圓音一番拳腳較量之後,一個翻身,輕輕落在後麵。

隻見圓音此刻身上多了不然拳腳印子,而宋遠橋身著就乾淨了許多,氣息也是十分平穩。

“圓音大師好功夫,剛剛已經見識過大師的金剛掌,但拳腳確實非我所長,接下來我要使用長劍了,刀劍無眼,大師務必小心!”

宋遠深朗聲警告,這堂而皇之的氣勢,讓不少人都心生折服,好一個武當宋大俠。

圓音不甘示弱的也是朗聲回答“宋大俠,不必顧及,我正好想見識一番武當派的劍法”

也是頗為豪爽,隻是僧袍下顫抖的雙手卻是出賣了他。

宋遠橋儒雅一笑,不再多言,手中的長劍飛速刺出,深厚的內力加持下,響起陣陣劍吟。

圓音飛速後退,右手拍出勢大力沉的一掌,擊在長劍上,發出金鐵金鐵相擊之聲。

接著不退反進,猛然轟向宋遠橋,一掌接著一掌,掌勢帶風,一掌比一掌狠厲,攻向宋遠橋的要害。

麵對連綿不絕的攻勢,宋遠橋一時竟有些招架不及,用劍格擋之下,踉蹌後退。

藉著對方喘息的機會,調整了身姿,一劍破空而出,猶如夜鷹展翅,劍身附著著白色的氣浪,這一劍如羚羊掛角無跡可尋,直刺圓音要害。

本就打的又急又猛的圓音一下竟提不上內力,顧不得姿勢的好看,就是一個懶驢打滾,堪堪躲過一劫。

停住身子後,發現冇有長劍刺來,以為宋遠橋也是需要調息,架勢剛擺出來,就被空聞出聲製止。

“阿彌陀佛!宋大俠,這局是我少林寺輸了。”

圓音聽聞卻是不服氣辯道“我還冇輸,我……”

話未說完,喉間卻滲出一滴血珠,原來剛剛那一劍已經刺中圓音喉嚨,如不是宋遠橋收手,恐怕圓音已經去見佛祖了。

本是怒喝的聲音戛然而止,他摸了摸脖子,看著手上的那抹紅,終是低頭認輸。

宋遠橋冇有冷嘲熱諷,隻是溫聲道“接下來還有誰想上來?”

“張真人,本是為了後輩弟子間的切磋,卻不好讓宋大俠專美於前啊!”

武當派眾人在內心大罵無恥,這不就是看宋遠橋功夫太高,不讓上了嘛!

“師父,我覺得……”宋遠橋連忙出聲。

“冇事,遠橋,你下來吧,讓你小師弟上!”張三豐似笑非笑的看了空聞一眼擺手製止了宋遠橋。

“我……是,師父!”

宋遠橋躬身行禮,緩緩退到場邊,看著莫攸拍了拍他的肩膀“好好打吧彆給武當派丟人!”

“放心吧!大師兄!”莫攸輕鬆的應道。

小師弟的實力他還是很清楚的,對於他上場還是很放心吧。

看到莫攸上場,崆峒派卻是走出五個人,正是崆峒五老。

其中一名老者對著莫攸道“小道長,我崆峒五老自來出手都是一塊出手,冇有分開之理,不過小道長過於年少,要是覺得不敵我等,不如認輸可好,換個你們其他的師兄弟上來。”

“無恥,你等五人歲數不知是我小師弟多少倍,以大欺小就算了,還要以少欺多!不如讓我師兄弟幾人聯手跟你們切磋一番。”

其餘門派雖冇有發表意見,倒是心裡也是紛紛覺得幾人無恥。

不過這少年確實實力不凡,讓他們上也是冇有任何把握。

“此言差矣!江湖上誰人不知我等師兄弟幾人從來都是一起行動,猶如一體,怎可同一論之。”

不怕武功高,就怕臉皮厚,武當派眾人聽聞這話當然不願意,紛紛理論。

就在眾人吵的亂糟糟的時候,莫攸卻冇有說話,而是一直看向窗外,彷彿外麵有什麼更重要的事。

“莫攸……莫攸?”張三豐的聲音將莫攸的思緒拉回。

“怎麼了?師父?”

“你對崆峒派這幾位的說法怎麼看?”說話的同時眼神也是看向窗外,但卻冇有任何發現。

“我無所謂,師父”嘴上回答著張三豐的問題,心裡卻還在思考:難道時間還冇到?還是劇情改變了?

“那便就按崆峒派所言,五人與我這小弟子交手吧。”

空聞一開始覺得張三豐開口必必是阻止,他都已經想好瞭如何回覆張三豐,卻冇想到對方答應了下來,難道眼前這少年道人真的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嗎?

“諸位年歲已高,就讓你們先出手吧,免得彆人說我武當派欺負老人!”

莫攸手持武當長劍,漫不經心的對著幾人開口。

“小子好膽色,事到如今還敢嘲諷我等。”

五人施展輕功,落在莫攸周圍五個方位,形成合圍之勢,雖然嘴上不屑,但他們作為老江湖,確實不會小覷對方,敢如此做,必有倚仗。

幾人腳尖在地上用力一點,身子飛躍而起,手中用出七傷拳。

七傷拳講究要傷人先傷己,崆峒派並冇有什麼高深的內功心法,但就是憑這一門絕學,才讓崆峒派位列武林大派之列。

倒也是因為如此,崆峒派的門人都是早衰之像,歲數不大,外表蒼老。

幾人拳頭如鋼鐵一般堅硬,裹挾著陣陣勁風,自上而下,猛的砸出,漫天的拳影封鎖了莫攸的行動方位,讓他躲無可躲。

莫攸掃過幾人,腳下一踢劍尖,衝著占據北方的老人衝去,冇有理會其他幾人。

手中的長劍一個刁鑽的角度自下而上刺出,白色的氣旋在四周激盪。呼嘯聲中,劍鋒如虎,一往無前。白刃之上,映照出那凜冽的鋒芒。

一寸長一寸強,麵對著刺向自己手腕的長劍,他不得不改變拳勢回防,莫攸卻不給他機會。

手中本是筆直的長劍,卻是劍身微微一彎,攻勢不可思議的朝向了胸口。

莫攸等的正是此刻,本來被對方的拳勢所擋,他如果刺中對方心口也必然會挨對方一拳。

但現在對方既然選擇了回防,那手中這柄長劍在繞指柔劍法的加持下,優勢展現的淋漓儘致,直刺對方胸口。

“不好”

旁邊的幾人一看,離得最近的那人連忙向長劍上轟去,而被刺的那人卻是得以喘了一口氣,身體急速後退。

莫攸冇有回退,用腳踹向相幫之人,在空中借力,內力鼓動,武當梯雲縱再次用出,如一縷青煙,再次趕上。

隻是終究長劍偏向了右側,隻是在眼前此人的臉頰劃出一道傷口,一串血珠飛濺當空。

而被踹的那人也被莫攸這勢大力沉的一腳從空中踹向地麵,連地上的青石磚都砸出了蜘蛛網般的裂紋,嘴裡更是噴出一口鮮血。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