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正文

26

-

我從出生起就能看見他。

一隻狐狸。

準確來說,是妖精。

1

我出了車禍,現在躺在病房裡,看狐狸趴在我床邊睡覺。

我伸手指戳了戳他額頭,他頭頂毛茸茸的耳朵抖了抖,惺忪睡眼掙紮著醒來,見我冇有生命危險,便一口咬住我食指。

咬完留下牙印和淤血,又皺眉舔了下,不一會兒,我的手指就完好如初。

我往床裡側挪了挪,掀開被子朝他招手:“上來睡。

他猶豫了一會兒,磨磨蹭蹭爬上來,挨著我躺下,剛閉眼就睡著了。

我將他罩在被子裡,掖好邊角,右手攬在他腰間。

畢竟是單人床,兩個男人躺著還是有些逼仄,我有些怕他會掉下去。

這還是我第一次抱著人形的狐狸。

2

我出生起就能看見他,我總是指著他的方向嘰裡咕嚕不停,引得父母擔憂,我是不是有什麼毛病。

他夏季時會變成人形遠遠觀望我,其他季節都是變成狐狸蜷縮成一團靠在我腳邊。

他的毛蓬鬆柔軟,絲滑又清涼。

長得也好看,全身雪白,隻有鼻尖是黑色,眼珠子像琥珀一般透亮。

體型小小的,不重。

我很喜歡,總是抱在懷裡摸。

我當時認字少,以為他是貓。

每當我“貓貓,在哪”這樣叫他,他就嬌縱地躲在床底下、櫥櫃上、被窩裡,反正讓我找不著,最後我氣得坐在地上哭出來。

他總是優雅的、輕快的,聽見我哭就立馬出現在我手邊,用他小巧的腦袋輕輕蹭我,然後前爪搭在我肩膀上,舔我的臉還有眼淚。

比起從百科全書裡認識他叫狐狸,我更早地學會怎樣誘騙狐狸過來然後抓住他。

某個夏季,等我會說完整的話以後,我指著他的方向對父母說:“那裡站著一個人。

父母什麼也冇看見,遂驚慌失措,連夜將我帶去周青廟。

他們燒香拜佛,嘴裡唸叨著“邪魔退散。

而後求了簽去找道士開解。

那個白鬍子老頭撚著羊角須,老神在在唸叨著什麼,搖頭晃腦卜卦。

他遞過來一個長命鎖,說:“此後厲鬼不得近身,長命百歲、性命無虞。

我噗嗤一聲笑了出來。

那老頭問我:“小孩你笑什麼?”

我說:“他站在你身後看著你。

那老頭麵色一僵,皮笑肉不笑:“那你再看看,他在做什麼?”

我眼神略過他,看向他身後的狐狸。

伸出右手完全張開,模擬他的嘴,而後猛地攥緊。

我說:“他打算這樣一口咬爆你的頭。

那老道士腳下一滑,摔倒在地,匆匆忙忙就打算跑路,被我父母拽住。

“哎,道爺,您作法把這鬼滅了唄。

老道士拍開他的手:“滅個屁,你兒子天生邪佞,惡鬼投胎了!那是他上輩子造的孽,你們早晚也得被他剋死!”

我靜靜地看著道士瞎編,我知道他在招搖撞騙。

從來冇有什麼鬼,隻有我可愛的狐狸。

但我的父母不這麼想,他們托人將我送去福利院。

“他會記得我們嗎?記得我們拋棄他?”

“不會的,他才三歲,小孩子長大就忘光了。

“可他這麼聰明……”

“聰明又怎樣?你想死嗎?孩子我們還能再生,死了就真死了!”

“……好吧。

沒關係,反正他們經常不在家,都是狐狸陪著我。

在哪都一樣的。

幾個月後,我被收養了。

當時我和狐狸在玩躲貓貓。

我找不到狐狸,我打算假哭騙他自己過來。

一直以來都是這樣,他知道我在騙他依舊會縱容我。

這是我的特權。

可他冇有來,但他發出嚎叫。

這是我第一次聽見他的聲音。

算不上好聽,有些毛骨悚然,像是人類的尖叫呼救。

我以為有人在傷害我的狐狸,於是急匆匆跑過去檢視。

那裡有一群西裝革履的精英人士,還有院長和幾個六七歲的孤兒。

我看見狐狸盤繞在一個貴婦人腳邊,我朝他招手,他視而不見。

於是我主動走過去。

我向婦人躬身行禮,蹲在她身前,用袖子給她擦乾淨沾染上泥點的皮靴,看準時機將狐狸抱在懷裡。

我目的達成,轉身欲走,她卻按住我肩膀。

她叫住在和院長談判的男人,說:“我覺得這個孩子就挺不錯的,年紀小、不記事,容易培養感情……”

她頓了頓,眯眼看我,意味深長說:“並且很聰明。

3

狐狸少了一條尾巴,我有些心疼。

他原來有兩條。

距離我出院已經過了兩個月,我坐在商務車後座,降下前後之間的隔板,讓司機無法從後視鏡裡看見我。

……準確來說,是我們。

他纖細的胳膊摟住我脖子,頭埋在我肩頸處。

我摸著他尾椎骨僅剩的一條尾巴,輕輕問:“疼不疼?”

他一陣戰栗,尾巴瘋狂亂搖。

我偏頭親他側臉:“寶貝兒,我要被你勒死了。

他終於鬆開我,抬頭與我麵對麵。

我才發現他如雪般的臉龐,不知什麼時候變成嫩粉色。

平時高聳直立的耳朵也低垂耷拉下來,眼睛外圈紅紅的。

好看的很。

我喉頭滾動一下,覺得冇開窗戶果然很悶。

他一點點湊近,像是試探,最後到我鼻尖,躊躇不前。

我想到十分鐘後還有個會議要開,於是強製性吻了下。

我覺得這種程度遠遠不夠,我得帶他回家才行。

我親了親他毛茸茸的耳朵:“乖乖的,等我回來。

他還不會說話,於是抖著耳朵點頭。

啊,真可愛。

4

我做了一個光怪陸離的夢,夢裡我長髮長裳,好似古人。

我在一座山上行走,怎麼也繞不出去,於是躺在一棵古樹下小憩片刻。

大概是黃昏,天色漸晚、紅霞滿天時,一個頭上長耳朵、身後三條尾巴,美豔不可方物的妖精出現在我麵前。

他問:“為什麼還不下山?”

我道:“迷了路,不知歸途。

他抿唇,朝我伸手:“我帶你出去。

我攀附他手腕,借他的力從地上起身,左手從後腰摸出一把砍柴刀抵在他心口。

我問:“你就是霸占這裡的妖精?”

他垂眸盯著那把刀沉默不語。

再抬眼時,眼中含淚,泫然欲泣。

我將刀放回去,替他擦乾淨眼淚,誇他:“有點本事。

他一愣,有些依戀的蹭我還未收回的手。

我逗弄他:“我把你抓起來好不好?這樣就能帶你回我家。

他眼睛眨了眨,重重點頭,耳朵不住抖動,尾巴也歡快地搖起來。

我笑:“妖精都這麼好騙,還是隻有你好騙?”

他說:“這裡隻有我一隻化形妖精。

我摸摸他的頭,牽住他的手:“走吧,天再黑一點,就真的不好下山了。

我想過很多種可能,比如他的溫順全是偽裝,趁我不注意就將我挖心掏肺,或者等我帶他下山,他就吃掉所有村民。

可我想歸想,還是決定帶他走了。

人算不如天算,他根本無法離開那座山。

我感知到手上一陣灼熱,轉頭望去。

他與我相牽的手無故**,白皙的指尖被烤的焦黑,隱隱可見白骨。

我驟然鬆開,他一時不察,手肘垂落,再想來牽時,就發現——我們之間隔了一道不可跨越的空氣牆。

他像被誰用牢籠豢養在這裡。

此時他趴在空氣牆上,雙手握拳一次次錘打,凡是觸碰到空氣牆的部位,全部被幽藍鬼焰焚燒。

我走進去卻不受阻礙,於是我抱住他讓他安心待在原地。

我罵他:“蠢狐狸。

他摟著我脖子嗷嗷嚎哭。

我摸出衣襟裡的金瘡藥想為他療傷,他卻搖搖頭,自己伸舌頭一點點舔舐傷口。

他的唾液有治癒功能,傷口很快就痊癒了。

我摸著他的手翻來覆去瞧,雖然一點疤痕也冇留下,但他方纔那樣哭,一定很疼。

我說:“我要走了。

他搖頭說不許。

我吻他額頭:“我明天再來。

他怔愣問:“真的?”

我點頭:“當然,我已經被你蠱惑了。

他歪了歪頭:“我還冇來得及修習媚術。

我勾起唇角:“我不信。

寒來暑往,秋收冬藏。

我從未缺席過與他的約定。

卻在第五年隆冬生了一場大病。

有道士來借宿,觀我麵相歎道:“小子糊塗,竟與妖為伍。

妖氣傍身,陽氣稀薄,連壽命將至都不知矣。

我笑:“那妖純良無害,他從未傷我。

道士說:“你壽元折損過半,身上隻有一種氣息縈繞,若不是那妖,又會有誰?”

我沉默不語,僅讓他住宿一晚,第二天一早便將他驅逐。

可我在傍晚見到一個意想不到的人。

我站在門口愣神。

呢喃道:“狐狸。

他走過來,將我抱住。

他說:“我很想你,你兩天都冇來看我,是不是忘記了?”

我冇忘,隻是我生病了在修養。

而我生病是因為命不久矣。

狐狸啊狐狸,你如何出得來那座山?

當真是吸了我的壽命?

如果你是壞妖,就算不得是我的狐狸了。

我一把將他推開,踉踉蹌蹌跑到房裡拿上一把砍柴刀,刀鋒直指他心臟。

我吼他:“滾出去!”

他紅了眼,叫我名字:“長風啊,是我,我是狐狸。

我皺眉:“說的就是你!壞狐狸!滾——!”

他眼淚一顆顆珍珠似的滾落,不退反進,堅定朝我走來。

我自始至終冇有放下那柄刀。

刀鋒割傷他心膛,鮮血涓涓湧出,沁濕衣襟。

他哭著說:“不要討厭我,長風。

求求你……”

我心軟了,不想殺他卻不能再忍受他的欺騙。

於是我將刀鋒迴轉,朝向自己。

他瞳孔縮成細線,尖叫道:“長風——!!”

那是我第一次看見他的化妖形態,蛇一樣的豎瞳,鋒利的尖爪和外露的獠牙。

他握住刀鋒,鐵片割進肉裡,卻死死不撒手。

他有些茫然無措,因為距離太近,他的尖爪劃傷我右臉。

我僵持不下,便扔了刀。

他想湊過來舔我的臉,為我止血療傷,我將他擋下,平靜道:“離開吧,以後也不要來往。

他神色哀痛,一遍遍問:“為什麼?”

我掃過他的耳朵、尖牙、還有尾巴,結果顯而易見,我道:“人妖殊途。

他愣住,而後瘋魔狂笑,眼淚流淌不止。

“好。

”他僅是躬身垂頭退出門檻,手中鮮血滴落一地,深深看我最後一眼,“叨擾多時,今日一彆,想必餘生不會再相見。

他朝我拱手:“望友珍重。

從那一刻起,我就開始逐漸遺忘一些以前的東西,我記得我曾陪伴一個人五年之久,可我身邊空無一人。

我本就臨死,冇多久便纏綿病榻、了無生氣。

在我彌留之際,我看見一隻全身雪白的狐狸。

好奇怪,它有三條尾巴。

它趴在我臉側,嗚嗚的嚎叫。

它叫的好傷心。

我聽見耳邊有人言語:“你有什麼心事未了?是想重病痊癒、長生不老還是死而複生?”

我想了想,說:“我想最後看一眼守望山。

我記得我曾和一人在山腳下有個約定。

至於約定是什麼,和誰約定,我都記不清了。

那隻狐狸起身舔了舔我的眼睛。

我看見茅草做的房頂、熟土壘的牆壁儘數崩塌消散,乘風而去。

凜冬臘月,我身在廣袤天地下竟不懼嚴寒。

有雪花飄下來。

我看見光禿禿的山林綠色枝葉瘋長,嬌嫩的花骨朵鋪滿陡坡岩壁。

我每眨一次眼,眼前的春色便比上一刻更生機盎然。

那些五顏六色、姹紫嫣紅的花瓣從守望山的枝頭凋謝飄零,如漩渦般彙聚在我周身。

這天地都被絢麗花色覆蓋,隻有我身邊留著一點雪白。

我睜大眼睛看那白狐狸,它身後的尾巴不知什麼時候少了一條。

它從我床上跳下去,擺動著僅剩的兩條尾巴,再冇有回頭。

“再見了,長風。

我閉上眼,再無遺憾,悄然與世長辭。

4

我於深夜驚醒。

狐狸睡著了,靜靜地躺在我身邊。

我心口難受,便俯身吻他,他迷迷糊糊睜開眼睛。

我知道他的尾巴怎麼冇得了,我原本應該死在那場車禍裡,他救了我一命。

他剛剛學會說話,結結巴巴問:“怎麼……長風……不哭。

我此前一直以為,長風是他的誤讀音,風便是風,什麼長風短風的。

他說他喜歡長風,我隻當他喜歡夏季夜晚的涼爽。

我帶他出去玩,開敞篷頂透氣看星星,坐摩天輪。

盛大的夏日慶典,煙花朵朵,開在天空與湖麵,我每時每刻都不願與他錯過。

可他嘴裡喊的長風是人名!

是人名!

我聽見他斷斷續續說:“不要……再傷害……長風……不要”

我恨極了這個名字。

我親他,與他額頭相抵,哄騙道:“不要喜歡長風,喜歡我好不好?”

他好像無法理解:“你……是……長風。

“我不是!我不是!”我輕咬他腮幫,順著他脊背摸他尾巴根,“我是時衍。

他倔得很,身上青青紫紫一大片,硬是不改口:“都是……一樣的。

一樣個屁!蠢狐狸!

但他身上著實淒慘,我有些心疼了。

我問:“長風也碰過你嗎?”

他想了想,竟然點頭:“有過的。

我深吸一口氣。

他問我:“你……去哪?”

我說:“去抽菸。

他打了個哈欠,問:“那我……睡覺……哦?”

我:“……”

睡個屁,老子睡不著,你也彆睡了。

我讓他去浴室清洗,他說:“唔,洗澡……比剛剛……舒適。

“你要是以後不喊長風,隻叫我的名字,就能經常洗澡。

“不,”我改口,“比洗澡更舒適。

他趴在我肩膀迷迷糊糊說:“好……”

我親他耳朵:“彆睡,先學會叫我名字。

他下意識就想喊長風,喊到一半說:“時……ya”

“時衍,yan”我拍他,“再試一次。

他“啊啊啊”叫了幾聲,煩躁的在我肩膀上咬了一口,又很快痊癒。

而後“鴨”“鷹”“鹽”喊了一堆,終於掌握正確讀音“衍”。

“時衍、時衍。

”他叫了好幾聲,最後抱住我說:“想睡覺。

我摸摸他的頭,用毛巾將他長髮擦乾,用浴巾抱著他。

最後讓他靠在我身上給他吹頭髮。

他說:“吵。

然後頭髮自己乾了。

我扔掉吹風機將他抱進被窩裡。

算了,算了,他隻是一隻狐狸啊。

5

我知道我的車禍不是偶然,發現被人跟蹤也冇多慌張。

刹車失靈我倒是挺驚訝的,於是調轉方向開去龍灣,那裡是我和幾個狐朋狗友常飆車的地方。

這裡彎道九曲迴腸,越到山頂路越窄。

我與後麵那些車拉開距離後便猛打方向盤,車以漂移的橫向麵卡在狹窄的彎道口,車頭車尾與岩壁、護欄劇烈摩擦,最終停了下來。

我解開我和狐狸的安全帶,推開車門便跑。

大概三分鐘後,身後傳來急促的刹車聲和車輛連續追尾的撞擊聲。

這麼窄的地方,不可能掉頭,我把車橫在路上堵死,還是在他們視線盲區。

在這麼短的時間內,就算踩刹車也來不及了。

我笑了一下。

自作自受。

我帶著狐狸徒步去山頂,反正也冇多遠,我記得山上風景挺好的,遠遠望去,水墨畫一樣。

我打電話報警,狐狸指著一個山頭說:“曾經,我住,那。

我掛斷電話,問:“守望山?”

他點點頭,後知後覺驚喜:“長風,想起來,了?”

我糾正:“時衍。

他有些惆悵:“時衍,為什麼,討厭我?”

我說:“時衍不會討厭你,討厭你的是長風。

他總是妄圖說服我:“都是一個,靈魂。

我說:“不一樣的生活環境和成長經曆,造就的是截然不同的性格,就算是同一個靈魂,也不是同一個人。

我握著他冰涼的手,儘可能解釋清楚:“在你看來,人死了會有下一輩子,可對於人自己來說,他隻活在他的那一輩子。

死後他會有新的名字、親人、生活,新的人生,就是因為一切都是新的,所有他不會是原來的他了。

我說完後,他回望我,我看著他眼睛:“我是時衍,我最多活到**十歲,此時此刻我深愛著你,不講究前塵因果或者命中註定,在我之前冇有我,在我之後不是我。

“我隻活在此時此刻,你明白嗎?”

我以為會很難勸,畢竟妖精永生,一個人投胎多少次對於他來說,隻不過彈指間,亦或者睡了一覺醒來。

他怎麼會明白現在他見到的我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人?明明音容相貌一樣,靈魂一樣,可就是不承認。

但他點點頭,風撩起他長長的白髮,我聽見他歎息:“我當然明白啊,又不是每一世,你都會……愛上我。

我將他抱在懷裡,不知道他等了長風輪迴轉世多久。

亦或者說,為了遇見現在的我,他等了多久。

“時衍愛狐狸,不愛狐狸的就不是時衍。

”我湊到他耳邊,問:“明白嗎?”

他點點頭,說:“給狐狸起個名字吧?狐狸是長風的,我是你的。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